vivienzj

【朱白】一眼万劫 14 初雪,我们结婚吧

寒冬中感受到浓浓的暖意~


一月童:




南方的冬天格外难受,特别一下雨,湿冷的空气就直直穿透所有御寒衣服,贴在皮肤上,刺激你每一根神经,并且二十四小时如影相随。南方还没有暖气,室内即便有空调,也只能关照到部分区域。


所以南方的冬天对腰腿有旧伤的人,相当不友好。


比方说朱一龙。


他前几年拍戏腰受过伤,一到阴雨季节就容易发作,这两天他在H市对的新剧组拍戏,有很多打戏镜头,偏就在这当口这该死的天气让他腰伤发作,怕耽误剧组进度,每天也只能勉强用急救措施维持一下,苦不堪言。


白宇很早就想到这件事,他俩通电话的时候,朱一龙只轻描淡写说了一句,还好还好。但是以白宇对他哥的了解,这个人一定又在逞强,怕自己担心。于是他那天结束了新采访,就避开工作人员直奔高铁站。


他用帽子口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那天已经很晚,天气又突然降温开始下雪,火车站人来人往地只顾着早点赶路,找个暖和的地方安顿自己,所以压根没人把他认出来。


白宇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天气,穿得少了,高铁班次因为飘雪延误,他两手插口袋,冷得在站台直跺脚,全然只能靠一股“马上就能见到哥哥了”的意念支撑着。


“白……老师?”有个姑娘的声音在他背后怯生生响起。


白宇回头,是个面容清秀的女孩,带了和自己同款的批发口罩,迟疑地打量自己。


“你好。”白宇露出招牌的可爱笑容。


女孩在看到白宇转过来的瞬间捂住了嘴,说话大喘气:“白老师,我我,能……天啊我太激动了,我能请你签个名么?”


“可以啊。”


女孩卸下看起来有些笨重的双肩背包,手忙脚乱地翻找,白宇伸手帮她托了一把,她又是一连串感谢加道歉的。


姑娘翻出一本手账递过去,是白宇代言的某线下咖啡店之前搞活动送的:“麻烦你了。”


白宇打开本子,里面都是一些亲手涂鸦的四格漫画,随性可爱。他看到特调处熟悉的群像,当然更多的还是他和龙哥。


姑娘的脸有些红:“额……不好意思,老师这是我自己乱画的您别看了。”


“没关系,画得很好,加油。”他特意在自己和朱一龙快本小漫画的那一页签了名,并附上:拨云见日,巍澜可期。


姑娘接过本子的手哆哆嗦嗦的,对着白宇深深鞠了一躬,说话都带着哭腔:“谢谢老师谢谢老师,祝您……你们一切顺利身体健康。”


白宇又笑了,也回了一个鞠躬:“我接住了。”


当晚微博的双人超话里很快就出了一个热帖,叫作“偶遇全世界最好的白宇”,博主只放了白宇签的那个名,附上的文这样写:前两天出公差在高铁站偶遇白老师,他真的是一个特别特别亲切的人,我现在觉得能喜欢他真是太幸福了。


模糊了时间线的聪明姑娘,朱一龙后来看到这个微博就笑白宇:“连粉丝都比你有警惕心。”


白宇说:“她们真的挺好,最近被骂得这么惨还一直护着我们。”


 


到了H市已是深夜,白宇混在人群中走出去,大老远就看见门口一辆普通的黑色奥迪开着双跳,他笑嘻嘻一把把背包甩到后座,直直扑进那个男人的怀里。


寒风混合着他熟悉的味道。


“哥哥。”


“诶。”


“我给你带膏药了,上次新加坡买的那个牌子,特好用,你还疼不?”


“疼,也不疼。”


朱一龙温柔得眼里能淌出蜜来,他把白宇的手放到自己脖子里。


“哥哥别,我手凉。”


“一会儿就不凉了。”朱一龙轻声责备他:“这么冷的天怎么还过来?”


白小孩笑得天真无邪:“我想你了。”


一对恋人在深夜的高铁门口,也不管不顾有没有长枪短炮,就这么肆无忌惮地靠在一起,静静听彼此的心跳,终于双双都满足地叹了口气。


“给你带了热牛奶。”


朱一龙拿出两个杯子,一杯咖啡,一杯牛奶,是白宇推广的另一个品牌,今年冬季推出的特别款“牵手杯”热饮。


白小孩笑得乐不可支,朱一龙奇怪地问他:“你笑什么?”


“居劳斯今天不喝几百块一杯的贵族咖啡了?”


朱一龙淡淡说:“喝这个杯子,就像假装在牵你的手。”


白小孩笑不出了,脸红得像个柿子,谁说他哥哥不会说话的,情话飞起来草稿都不用打。


“我今天干了件蠢事。”


“什么?”


“就白天那个采访,最后让念粉丝来信,他们写的白叔,我一下嘴瓢,就给念成了白朱。”


白宇小心翼翼地偷瞄他哥的脸色。


“没关系。”朱一龙还是一脸平静如水:“大家都会支持你追求梦想的。”


白宇觉得自尊心受挫了,一生气就使坏,对他哥动手动脚撩耳垂啃喉结,活像在舔一根棒棒糖。结果朱一龙一个翻身把他压在副驾驶座上就猛亲。


性感的低音炮在白宇耳边回荡:“你怎么这么皮,我明天请假了,可以在酒店待一天。”


此时车内温度飙升,车窗上布满升腾的雾气,白小孩调皮画了两颗紧挨在一起的爱心。一颗写白,一颗写朱。


“小白这是别人的车。”


白小孩说:“没关系,幸福是需要传递的。”


 


抵达酒店已是凌晨1点多,白宇嚷着肚子饿,他哥却早已在房里备下了足料丰盛的海底捞外卖,鸭肠、肥牛卷、肝片、鸭掌、毛肚、海带、鸡爪、肉丸、虾滑.......一碟碟整整齐齐地摆在桌上。


窗外,一场初雪飘然而至,室内空调开得热烘烘,一屋子火锅底料的味道香气四溢,火锅里嘟噜嘟噜地冒着气泡。朱一龙把羊肉,毛肚迅速烫熟,一样样地蘸好酱丢到白宇碗里,催促他快吃,凉了就不好了。


白宇说:“我能自己来,我又不是残疾人。”


朱一龙只当没听见,忙前忙后的脸上写满了宠溺。


漫天飞舞像羽毛似的越下越大,一顿饭功夫,窗台上竟已有了薄薄一层积雪,这在南方实属罕见。


“哥哥。”


“嗯?”


“明天如果能积雪,我们去堆雪人吧。”


“你怎么这么幼稚?”朱一龙一边嘲笑他,一边却还是忍不住瞟了一眼窗外:“希望再大点儿。”


传说,初雪的时候,任何谎言都能被原谅。


传说,一起看初雪的情侣,一定能幸福地白头偕老。


 


 


翌日,天刚蒙蒙亮,白宇就一咕噜翻身起床,平时在家他是个赖床专业户,今天却因为心里有额外要惦记的事情,闹铃都不打,赤脚就奔到窗台边。


朱一龙带着鼻息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白宇,穿衣服。”


酒店外已是耀眼的白茫茫一片,这洁净浑圆的世界仿佛是冬日里的极乐之乡。


白宇趴在窗台哈口气,擦化了白雾往外看,隔着玻璃的外面平台上赫然有一只小小的雪人立在那儿。


这个雪人很小,半个身体大概也就他一个拳头那么大,饮料瓶盖做帽子,两颗纽扣当眼睛,鼻子上插了一小段昨晚火锅吃剩下的胡萝卜,不知从哪里捡来的树枝当手按在圆球两侧,一根上面套着一只戒指,戒指一半已被落雪覆盖,雪人的脖子里还围着一条小小的红围巾,上面有一排芒果色的英文:Will you merry me?


白宇愣在当场一下没回过神来,朱一龙却已欺身上前,从背后暖暖环抱住他:“小白,我们结婚吧。”


 


后来,白宇的采访放送,他的无意识的那个嘴瓢也被当成花絮剪辑到最后,接下来几天,某网络原创平台上,白朱突然就窜红了,还诞生了一个新标签叫“白朱是不可能白朱的”。


这些人依然是沙雕无可及,群嘲不落后。


但不管是朱白还是白朱,不管是真情实感还是皮一下就很开心,都饱含着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对他们满满的祝福和情意。


不管风晴雨雪,都是一分也不会少的。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近小可爱们要多加衣服。谨防感冒。


爱你们。❤️



评论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