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enzj

【巍澜】【龙白】恭喜朱一龙喜提三只新宠

天呐,太可爱啦!


闲来误世:

采访中。


 


记者:最近有什么比较想要的东西吗?


 


朱一龙:宠物倒是很久没养了,想再养一只。


 


记者:那有说准备养什么吗?还是蚂蚁吗?


 


朱一龙:不养蚂蚁了(笑),具体养什么还没想好。


 


一、天使赠蛋。


 


当晚,睡梦。


 


朱一龙发现自己身处云端,脚下踩的是软绵绵的云朵,四周弥漫着波光粼粼的金色云雾,梦幻的恍若天堂之地。


 


他正四处张望着,忽而,一团金色的光晕浮现在他的眼前。须臾,从那光晕中,款款地走出一个人。


 


那人有着一对巨大而洁白的翅膀,身着一席纯白曳地长裙,淡紫色的头发光滑柔顺。


 


“阿杀?”一脱口,朱一龙就后悔了:“对不起,我看粉丝们都这样叫...”


 


“没关系。”阿杀慈爱地笑着。


 


“你不是...”


 


“我的确死了,只是死后化作了天使。”阿杀缓缓地走上前,把一个篮子递到朱一龙面前。


 


只见那篮子底部垫着一块软垫,软垫上静静地躺着三颗小小圆圆的蛋。


 


“这是你的,拿去吧。”


 


“这些蛋...是我的?”朱一龙有些不可置信。


 


“凝世人之念而化成的小东西,尚未出生,由你来照顾,最为合适了。”


 


朱一龙将信将疑地接过篮子,下一秒,天旋地转,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在自己的床上了。


 


他猛地坐起,转头一看,床头柜上的篮子里静静地躺着三颗蛋。


 


二、居居孵蛋。


 


这三颗蛋形状倒是相同,在颜色上却很有差异。


 


一颗是浅蓝色的,一颗是灰色的,还有一颗是银白色的。


 


朱一龙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碰了碰灰色那颗,突然,那颗蛋颤了颤。


 


“冷。”


 


冷?朱一龙睁大眼睛,只见那颗灰色的蛋又颤了颤:“冷。”


 


朱一龙连忙把篮子放进自己的被窝里:“还冷吗?”


 


没声了。


 


朱一龙一看手机,才凌晨三点,于是他自己也缩回了被窝,抱着那篮子,缓缓地睡着了。


 


三、发射!走你~


 


朱一龙是被一阵吵闹声吵醒的,他猛地翻开被窝,篮子里,只剩蛋壳了。


 


朱一龙寻声找去,很快就在桌上发现了它们。


 


那是三只小瓷娃娃般的人物,都只有他的大拇指高,圆圆的头,圆圆的小身子,短短的手脚。


 


朱一龙明白了为什么阿杀说由他来照顾这三颗蛋最合适,这蛋里孵出来的三只不就是迷你沈巍,迷你夜尊以及迷你赵云澜吗?


 


桌上的战况已经有了结果,只见沈巍不知哪里扯来了一捆透明胶带,正往夜尊身上一圈一圈地缠着。


 


夜尊拼命地扭动着小身子:“放开我!沈巍!有本事我们再来大战几百回合!看我不把你...唔唔唔!”


 


沈巍把他的嘴巴也缠上胶带后,变出一把迷你斩魄刀,把那胶带切断了。


 


然后,他把被捆得像粽子一样的夜尊往头上一举,走到桌边,往下张望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你要做什么?”朱一龙问道。


 


沈巍没回答他,突然,只见他眼睛一亮,把夜尊举得更高,对准某个方向,做出了发射的动作。


 


朱一龙循着他的目光望去...


 


“等等!”


 


朱一龙眼睁睁地看着沈巍把夜尊像投标枪一样投进了垃圾桶里。


 


赵云澜悠悠地走过来,拍了拍沈巍的肩膀:“干得好。”


 


朱一龙:。。。。。。


 


四、我懂你的~


 


淘宝上什么都有,包括小小的模型房子。


 


朱一龙非常知趣地买了两座,又非常贴心地把模型房子里的塑料床换成软软的棉床,这下它们终于可以结束睡在朱一龙枕头边上的日子,朱一龙也不用整晚担心会不会压到它们,它们会不会着凉。


 


除此之外,朱一龙还直接把剧照打包发给卖家,让卖家按照剧照做出了它们的小小的衣服。


 


衣服到的时候,三个人都非常期待地站在桌上等朱一龙拆快递。


 


首先,是蓝色的小马甲...


 


“你的~”朱一龙递给沈巍。


 


小西装...白衬衫...


 


“还是你的~”


 


棕色的小皮衣...


 


“澜澜的~”递给赵云澜。


 


浅蓝色运动鞋...


 


“澜澜你的鞋...”


 


银色面具...


 


朱一龙递给等了很久的夜尊:“塑料喷漆的,玩儿可以,不要经常带哦..”


 


朱一龙一件件地分着,嘴角忍着笑意,他知道,沈巍一直悄悄地用非常期待的眼光盯着他。


 


“分好了~”朱一龙拍拍手,他悄悄地拿余光瞄去,果然看见沈巍微微地低下了头。


 


朱一龙俯视着沈巍那圆圆的小脑袋顶儿,无声地笑了,他把手伸进快递盒,把最后一个非常小非常小的透明包装拿了出来,递到了沈巍面前,那是他刻意交待商家别忘了制作的东西。


 


赵云澜轻轻地用胳膊肘碰碰沈巍。


 


沈巍抬头,双眼一下子变得亮晶晶的,仿佛黑夜里最璀璨的星辰。


 


他面前的透明包装袋里,是几个虽然小小的、却十分精致的袖箍。


 


沈巍接过袖箍,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感动,随即又恢复常态,他推了推眼镜,抬头道:“多谢。”


 


朱一龙的眼里始终含着一抹温柔的笑意,他其实很少触碰沈巍,但这次他还是忍不住轻轻地用手指背拱了拱沈巍的小脸,开心地笑了。


 


五、糖瘾发作。


 


朱一龙坐在沙发上背着剧本。


 


本来在桌上骑着摩托车玩得正高兴的赵云澜突然整个人一愣,摩托车失去控制,从桌子边缘飞了出去。


 


朱一龙正欲伸手去接,赵云澜就连人带摩托撞进了他怀里,他又手忙脚乱地捞住他们。


 


沈巍几乎是瞬间从房子里到达桌面,他快速地站定,然后仰着头,伸出了双臂。


 


朱一龙轻轻地把赵云澜放进那臂弯中,沈巍身子一沉,而后紧紧地抱住了。


 


只见赵云澜紧闭着双眼,十分痛苦的样子。


 


沈巍满脸着急地看着怀中的人:“云澜?云澜?”


 


“嘘,他好像在说着什么。”朱一龙道。


 


赵云澜的嘴巴轻轻地开合着,“糖...棒棒糖...”


 


沈巍和朱一龙对视一眼,皆从对方脸上读到了失算二字。


 


一分钟后。


 


赵云澜抱着一颗比他身子还大的棒棒糖满足地舔着。


 


沈巍站在一边温柔地注视着他。


 


朱一龙拿出手机,咔嚓,把这一幕照了下来,然后微信给白宇:看你当初的嗜糖设定把我们澜澜害的。


 


白宇:抱着糖吃的样子太可爱了!我很骄傲!


 


朱一龙:你能不能注意我说的话...


 


白宇:不行龙哥,等我拍完戏,必须借我玩两天...


 


朱一龙:不借...


 


白宇:借。


 


猴的么~jpg.


 


朱一龙:微笑再见jpg.


一天后,朱一龙收到白宇快递,上面还特意写明了要赵云澜打开。


 


赵云澜站在比它大了好几倍的快递面前,伸出手:“黑袍使大人,借你的斩魂刀一使~”


 


沈巍乖乖地变出给他。


 


赵云澜提着斩魂刀,纵身一跃,潇洒又利落地把快递盒的胶带劈开。


 


各式各样,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果犹如泄了闸的洪水一般涌出,瞬间把他和沈巍淹没了。


 


“你们没事吧?”朱一龙连忙问道。


 


片刻,赵云澜被沈巍托着腋下,从糖果堆抱了出来,他迫不及待地伸手抓起一颗,眼前的是一颗水果味的、迷你的、专为他定制、可以含进嘴里的棒棒糖。


 


滴,微信消息。


 


朱一龙微笑着看着赵云澜:“澜澜,白宇哥哥问你收到这么多糖开不开心~”


 


六、一起睡。


 


朱一龙今天才意识到一件事,因为他看见了这一幕。


 


夜尊双眼含泪,指着赵云澜,朝着沈巍大喊:“这个满脸胡子的大汉到底哪里好?!我才是你弟弟!为什么你总是护着他?”


 


赵云澜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正欲开口,被沈巍拉住,进了房子,留下夜尊一小只在原地哒哒哒地掉泪。


 


朱一龙思考片刻,还是决定告诉他真相,他把夜尊托到掌心,拿来手帕替他擦了眼泪,然后道:“面面,你哥哥和赵云澜在一起了。”


 


夜尊没有反应。


 


“就是他们是一对儿的意思。”


 


夜尊没有反应。


 


“赵云澜是你嫂子,以后不要说他是满脸胡子的大汉了...”


 


“哇~~~~~~”夜尊放声大哭。


 


晚上,朱一龙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听见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睁开眼一看,只见夜尊抱着小枕头站在床上看着他。


 


“怎么了面面?”


 


夜尊没有回答他,而是抱着小枕头爬到朱一龙的胸口,然后把头埋了进去。


 


朱一龙用手指轻轻地摸着他光滑柔顺的银色长发,回想起了他在剧中的结局,心突然就疼了起来。


 


“以后都跟我睡好不好?”他问道。


 


许久,闷闷的声音才从胸口传来:“不好!我才没有天天想和你一起睡!我只是今晚想跟你一起睡!”


 


朱一龙失笑,温柔答道:“好好好~”



评论

热度(2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