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enzj

【巍澜面】【龙白】恭喜朱一龙喜提三只新宠

闲来误世:

 


前文




 


七、真的好气哦!


 


“都在午睡。”朱一龙把盒子平平稳稳地放到桌上:“轻点儿。”


 


白宇蹑手蹑脚地把盒子打开一个小小的缝隙,悄悄把头凑近,只见盒子底部垫着高高的软垫,三只小小的人儿陷在软垫里睡得正香。


 


“啊,我迫不及待想送他们一件超级棒的礼物啊。”白宇小心翼翼地合上盒子。


 


“你又给他们准备什么了?”


 


“想知道?”白宇挑挑眉:“等他们醒来。”


 


助理来催,朱一龙非常放心地把盒子留给了白宇,安心工作去了。


 


一小时候。


 


朱一龙刚到门口便听见里面的热闹动静,他嘴角愉快地上扬,推门。


 


嗯?桌上那两小坨蹦蹦跳跳的棕色毛团是什么?


 


“赵云澜赵云澜,接下来要模仿哪一张?”白宇兴奋地把手机屏幕伸到赵云澜面前。


 


赵云澜伸出小巴掌,在大大的屏幕上用力一滑:“这张!”


 


白宇一看,是:有事吗?我是这座山头最俊的猴。


 


“哈哈哈哈哈,这张好!”他把手机屏幕亮给沈巍和夜尊:“来来来,模仿一下这张。”


 


两颗复制黏贴的小毛椰子伸着脖子,认真地观察着图片。


 


“这样?这样?还是...这样?”夜尊觉得自己已经get了猴的精髓,摆了起来。


 


白导咔咔咔地照个不停:“不行不行,面面你表情别那么生动,龙哥这张很呆滞的,你看这猴双目多无神啊!诶!对了对了,像你哥哥这样就很像了,沈巍别动啊,保持住保持住...”


 


朱一龙静静地看着,然后面带微笑地握紧了拳头。


 


八、你给我的一切都超喜欢!


 


晚上,浴室。


 


白宇舒适地靠在泡泡纷飞的浴缸里,曲着膝盖,赵云澜光溜溜的趴在上面玩儿。


 


“来,滑滑梯!”白宇的小腿摆出一个坡度,他把赵云澜拎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膝盖上:“滑吧,别客气~特意为你准备的。”


 


赵云澜双手别胸,眉头紧皱,静坐了三秒钟,慎重地摇了摇头。


 


“怎么?龙哥说你老热衷在他的腿上滑滑梯了。”


 


赵云澜摊摊手:“滑不动。”


 


白宇直起身子一看:“哦~腿毛阻碍了你。你有没有?”


 


赵云澜抬起一条粗粗的小短腿,光滑到反光。


 


他很失望:“为什么我没长腿毛?只长了胡子。”


 


“对外要宣称这是玫瑰花的刺。”


 


白宇悠悠地浴缸里放平了身子,他的眼睛又湿又亮的,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又重新趴在自己膝盖上的赵云澜。


 


他的一举一动,白宇都熟悉无比。


 


白宇心里窜上来一股亲切感,不知是对眼前的赵云澜,或是...对曾经是赵云澜的自己。


 


“赵云澜,有胡子好不好?喜不喜欢?”


 


他终于有机会问出这句话了。


 


“你给我的一切都超喜欢啊。”赵云澜双手撑着下巴,歪着头,给了白宇一个单纯又耀眼的笑容:“谢谢~”


 


白宇二话不说把赵云澜举到前面,对准他圆圆的小下巴,重重地吧唧了一口。


 


九、不许!


 


夜晚,朱一龙举着的手机,靠在沙发上。


 


三小只穿着睡衣,一动不动地靠在他怀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上面正播着剧版《微微一笑很倾城》。


 


“白宇哥哥怎么还不出场?”夜尊终于疑惑地皱起小眉头。


 


赵云澜也发出了疑问:“都十几集了。”


 


朱一龙云淡风轻地答道:“他早就出场了呀~”


 


沈巍点点头:“曹光。”


 


赵云澜&夜尊:????????????


 


这一集结束后,朱一龙就收起手机,赶他们去睡觉了。


 


深夜一点多,资深熬夜党朱一龙靠在自己的床上看书的时候,突然,从书页下,钻出一个黑黑圆圆的小脑袋。


 


“沈巍?”


 


沈巍趴在他身上,严肃地盯着他:“不许再看了,去睡觉。”


 


“哦,好~”朱一龙把书收起来,放到床头柜上,钻进了被窝。


 


片刻,他回过头,见沈巍还站在他枕头边上,便道:“我睡了,你也快回去睡觉。”


 


“不许骗我,你一会儿还要起来。”


 


朱一龙心虚道:“不会了,真的不会了。”


 


沈巍就地坐下,他推推眼镜:“证明给我看。”


 


朱一龙:。。。。。。。


 


这晚,他睡满了久违的八个小时,第二天早上起来,神清气爽。


 


资深冰水党朱一龙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正往嘴边送的时候。


 


“不许喝!”突然,一声呵斥生生地打断了他的动作。


 


只见沈巍站在烧水壶边上,双手用力地把按钮往下一按,烧水壶响起烧水的声音。


 


“你知不知道一直喝冰水很伤胃!”严肃生气的目光偷过小镜片盯着朱一龙:“以后不许再喝了,包括在片场,我已经跟经纪人小姐姐说过了。”


 


朱一龙讪讪地放下冰水:“那...如果我喝了会?”


 


“她会向我告状。”沈巍气鼓鼓地说。


 


十、笨蛋。


 


“龙龙~布丁~”夜尊蹦蹦跳跳地跑向朱一龙。


 


朱一龙打开冰箱,拿出一颗草莓布丁,倒在小盘子上,递给了他。


 


朱一龙盯着大口大口,吃的满脸都是的夜尊,伸出手,替夜尊拨开被他混着布丁吃进嘴里的头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夜尊的头发很久没梳起来了,现在是披头散发的状态。


 


“面面,吃完布丁我替你把头发梳一下好不好?”


 


夜尊点点头。


 


朱一龙找来了小梳子,让夜尊坐下,然后轻轻把夜尊耳鬓两边的头发都拢到后背,一下又一下地用小梳子从上而下地梳着那光滑柔顺的银发。


 


“像你以前那样绑?”


 


“嗯。”


 


“好咧。”


 


一个小时后。


 


夜尊散着头发,抱着小梳子,看着朱一龙虚脱地倒在了桌上:“我哪来的自信...”


 


赵云澜从房子里跳了出来,他向抱着梳子的夜尊伸出了手:“嘿嘿嘿,让我来试试看?”


 


“你连自己的头发都是我哥帮你梳的!”夜尊抱着梳子转过了身:“我的头发这么长,你才不会梳!”


 


“我来吧。”


 


夜尊转头,看见沈巍站在他面前。


 


朱一龙高兴道:“巍巍来巍巍来!”


 


夜尊小心翼翼地把梳子递给了哥哥,然后转过身,坐下了,把后背留给了哥哥。


 


沈巍拿着梳子,缓缓地伸出小手,他抓起一捧银色长发,软软滑滑的,是陌生而又熟悉的触感。


 


五分钟后。


 


“哇!完美还原!巍巍你太棒了!怎么这么熟练啊。”朱一龙欣赏着那服服帖帖的银色长发感慨道。


 


沈巍低下头,把目光隐藏在镜片之下:“从小到大,他的头发都是我梳的。”


 


朱一龙和赵云澜听到这话都愣了愣。


 


空气沉默了几秒,赵云澜哈哈了两声,他抱着小镜子绕到夜尊的面前:“来来来,快看看你哥给你梳的头漂不漂亮?”


 


夜尊却一直低着头不看他。


 


赵云澜察觉不对劲,他放下镜子,凑近夜尊弯腰一看,只见透明的小泪珠接连不断地砸落到桌上。


 


赵云澜抬起头,愣愣地对着沈巍和朱一龙道:“他哭了。”


 


沈巍叹口气,伸出小手,摸了摸夜尊圆圆的小脑袋。


 


“笨蛋。”


 


十一、全家福。


 


“巍巍,你也来选一下。”朱一龙把沈巍也捞来手机面前:“想要哪种款式?”


 


“你给他们订就好了,我西装很多了,不要浪费了。”


 


“就再订一套嘛。”


 


三天后。


 


“哎呦!可爱!”白宇一见到三只就扑了上去。


 


夜尊穿着白色小西装,赵云澜穿着黑色小西装,白宇的眼里满是喜欢,他轻轻捏着他倆软软的小圆手:“要不要来亲一个?”


 


夜尊瞬间抽回小手,找龙龙去了。


 


“面面,这么不可爱小心龙哥把你微博抽奖送掉哦!”白宇在他背后警告道。


 


“这个已经骗不了他了。”沈巍好心提醒。


 


一周后,照片寄到的时候,朱一龙正在拍戏,三小只便自己把照片拆开了。


 


他们欣赏了半天,挑选了最喜欢的两张,各附上了一封信,一封放在了朱一龙的床头,一封请快递员叔叔寄给了白宇哥哥。


 


十二、信。


 


白宇收到信的时候,正好拍完一场戏。


 


“龙哥说我看完也会哭?开什么玩笑...”白宇毫不犹豫地拆开信。


 


信很简单,就三行。


 


龙龙,白宇哥哥:


 


还好你们是很好很棒的演员。


 


谢谢啦!


 


 



评论

热度(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