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enzj

【居北】偷情(十五)

闲来误世: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偷情(十五)




    清晨的阳光洒在白宇的懒洋洋的发梢上,他像只吃饱睡足的小猫,伸着懒腰从洁白的被子里钻出头来。他侧过脸,看见朱一龙背着他,呼吸均匀地起伏着。


  


  白宇弯起胳膊,给自己懒洋洋的头颅找了个支撑,他轻轻地推了推朱一龙:“朱一龙,你为什么喜欢我?”


  


  见对方没有反应,白宇的嘴角向上一提,露出一口大白牙,无声地笑了起来,那是种知道对方是在恶作剧之后,还十分受用、十分欢迎的笑容。


  


  白宇的手按住朱一龙的肩膀贴近了对方,他的胸口上还有被疼爱过的痕迹,单薄的胸膛贴上对方背部赤裸的肌肤。


  


  “啊?你为什么喜欢我呀?”白宇趴在人家背上,贴近他的耳边,用只有他听得到的音量问道。


  


  “一开始你不是很嫌弃我来着?每天都冷冰冰的,跟我说话都不超过三句,一副嫌我烦的样子。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喜欢我呀?呀?呀呀呀呀...”


  


  朱一龙终于憋不住了,闭着眼笑了起来。


  


  今天早上两人没有拍摄任务,难得地偷了浮生半日闲。提前被赋予了第二天可以睡到中午的权利,晚上也都格外地让人愉悦和放松,于是两人尽情地“放松”了大半夜。


  


  白宇一向奉行“生前何需多眠”的睡眠态度,更何况,现在有个如此漂亮的人躺在身边,他还闭上睡觉,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于是他坚决不睡什么回笼觉,自导自演地开始单人相声表演,终于成功地把他男朋友给闹醒了。


  


  朱一龙翻了个身,和白宇面对面躺着,横眉瞪眼地看着他。


  


  “生气啦?”白宇戳了戳朱一龙鼓起来的脸颊。


  


  “又吵我睡觉,怎么赔?”


  


  白宇摸了摸下巴:“唔,我想想看...”


  


  怎么还真的认真想起来了?朱一龙心道,这种时候不就该...


  


  心里的话没说完,他的身体就付诸行动了。


  


  朱一龙的大手按住白宇削细的手腕,翻身而上,抱着人在床上滚了两圈,然后把人压在了身下。


  


  他伸出双手,捧着白宇的脸庞,俯下了身含住了他的双唇。


  


  白宇呼吸有些急促地扬高了头颅,闭了眼,积极地回应起来。


  


  几缕初生的阳光偷偷地钻过厚厚的窗帘,落在了雪白的被单上,随着唇齿交缠的男人们的动作,在被单上跳起了舞蹈。


  


  白宇的眼角泛了红,朱一龙忍不住笑了,这人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给他一个话筒,他能自己在原地说个十天半个月梗还绝对不带重复的,现在却被亲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顾着喘气了。


  


  他看着他的这番模样,实在没忍住,低头在他红润的嘴角啄了两口。


  


  “真的想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


  


  白宇一边喘着气,把被剥夺走的氧气重新往肺里灌,一边点了点头。


  


  “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老板。”白宇好不容易把气给喘顺了:“请问刚才的服务是假的吗?”


  


  “客官好眼力,就是假的呀。”朱一龙捏了捏白宇弹性极佳的屁股:“不过客官放心,小店假一赔十。”


  


  “嘶...”白宇扭了扭屁股:“是不是想打架?”


  


  “没有,我哪舍得。”朱一龙轻声道:“就只是想诚信做生意。”


  


  白宇眯起眼睛,向他投去一个及其怀疑的斜视。


  


  他想起了昨晚某些自带音效的画面,虽然当时哭着喊着求饶的是他,但他这个人,脸皮厚,羞耻的时效性相当短。


  


  “哦,那确实,反正我记性也不好,已经忘了谁昨晚打我的屁股了。”


  


  “哦是吗?昨晚还有人打你的小屁屁?怪不得,我就说床单怎么湿了一大...”


  


  朱一龙及时刹住了车。


  


  有件事,在他心里很久了。


  


  从他们的第一次起,他就发现了,但是一直没和白宇谈过这件事。


  


  朱一龙心想,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会与众不同,他们既然生来如此,那定是带着某种宿命的。


  


  如果...白宇的人生中没有他的话,那白宇就会是一个与他人并无相差的人,连白宇自己,也永远不会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


  


  但是,白宇遇到了他。


  


  是命运的赠礼。


  


  “小白。”朱一龙突然神色有些严肃,他心里有些慌然地打着鼓,他不知道白宇自己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有件事,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白宇摸了摸他的脸:“我的身体,是吧?”


  


  朱一龙点了点头:“嗯。”接着,他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态度表明了:“我是不是有点太好运?你看你不仅爱我爱我恨不得下一秒就跟我私奔,还...”


  


  “还什么?”


  


  朱一龙俯下身,把唇凑近白宇的耳边,沙哑着声音:“上起来还那么带感,让人一辈子都不想下来。”


  


  这下,脸皮有一本字典厚的白宇只感觉头顶“轰”地一声,整个人从头顶到脚都熟透了。


  


  朱一龙的手,顺着白宇的腰肢往上游走。


  


  “小白,你害怕吗?”


  


  “怕什么?”


  


  “....”朱一龙笑了笑:“没什么。”


  


  也是,白宇嘛。


  


  “其实我还是有点怕的。当我发现自己爱上你的时候,我就搁心里算计啊,要是我俩能在一起,论长相吧,我是怎么都吃不了亏的,论身材吧...我承认是我赚了,但就是还有一点不放心。”


  


  “哪一点?”


  


  “你说我整颗心一点不剩的都掏给你了,然后我估计也收不回来了,那这辈子就注定赔你身上了不是?这万一你...”


  


  万一...我不爱你了怎么办?万一我中途变心了怎么办?万一我怯弱不敢和你一起面对了怎么办?


  


  傻瓜。朱一龙揉了揉白宇的头,毫无担心的必要。


  


  “我就是怕...”白宇皱着眉头:“怕你技术太差,人家还这么年轻,那这辈子的...岂不无望了?”


  


  朱一龙:.......


  


  如此赤裸裸的求疼爱,不上还是男人吗?


  


  一起到达巅峰的时刻,白宇睁开眼睛,看见朱一龙在自己体内释放时的模样,一缕被汗水打湿额发垂在他的深深的眼皮上,一双薄唇紧抿,喉结上下难耐地滚动着。


  


  漂亮的、好看的男人动情的模样,真是人间最漂亮的风景。


  


  “小白...小白...”释放后的朱一龙低声呢喃着,亲昵地与白宇耳鬓厮磨着。


  


  白宇偏过头,抱着他的头,在他的头发上印下一吻:“哥哥...”


  


  “唔...”


  


  “你说,你每回都...在里面,我会不会...”


  


  “嗯?”


  


  “怀孕啊?”


  


  朱一龙猛地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一副不可置信地看着白宇。


  


  “...别紧张别紧张,我开玩笑的。”


  


  -------------------------------------------------------------------------


  


  Aby握着一根半截的树枝,蹲在门口的沙地上,一笔一画地进行着他的大作——


  


  一只长着毛的....椰子。


  


  “Aby....有没有等烦了呀?”朱一龙走到他的背后:“在画画呀,嗯?”


  


  他看看地上那圆圆的,特征鲜明的某种水果,又看看Aby,有些不确定地问道:“Aby你...难道在画...我?”


  


  “是呀!妈妈教我画的!”Aby挺起骄傲的小胸脯:“像不像?”


  


  “还...挺像的,Aby真棒呀。”


  


  Aby:“我还会画带着墨镜的芒果!就是这样...先画他长长的形状...”


  


  “等等,Aby,待会再画带着墨镜的芒果给一龙爸爸看好吗?”朱一龙轻轻握住Aby的手腕止住了他的动作:“现在,我们先回家去,有件更重要的事。”


  


  朱一龙选的房子和白宇的房子离得不远,朱一龙抱着Aby,脚步极快,很快就到了家。


  


  他把Aby在院子里放下:“好了,现在你可以开始画带墨镜的芒果啦,那一龙爸爸先躲到房间里,等你画好了再叫我出来,给我一个大惊喜好不好?”


  


  Aby小鸡啄米似地点点头:“嗯嗯嗯!”


  


  朱一龙走到房间里,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那是他找临时找节目组要回来的,说是有事要联系经纪人,打个电话就还回去了。


  


  拨通了一个号码后,他把手机放在了耳边。


  


  漫长的嘟嘟声,几乎快要响起无人接听的提示音时,终于,滴——地一声,电话接通了。


  


  一个男人迷迷糊糊的声音传来:“大哥...我这边现在是凌晨四点!你能不能算好时差再给我打电话?”


  


  “来不及算时差了,你现在可能要马上起来,帮我查查一个人最近这几年在美国的活动。”


  


  “嗯?什么人啊?这么急?我能先在梦中先查一会儿吗?”


  


  “白宇。”


  


  “......哥,都那么多年了,你还忘不了这个人?他不是都宣布在国外隐婚,连女儿都生了吗?你现在要调查他干嘛?准备当小三?”


  


  “我是不是小三———得取决于你的调查结果。”





评论

热度(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