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enzj

夏至(狗血预警/一发完)

花乔浅浅:

满座衣冠无相忆


时光来复去


——《第三十八年夏至》河图


 


预警!!!


※ 万fo点梗产物:感谢大家的脑洞(戳)


※ 非ABO;伪科学生子,非直接生;


※ 攻受无差,都有生子,雷者误入;


※ 特别狗血,浅哥需要抢救一下(捂脸);


※ 标题名灵感来自河图的歌,很好听;


 


 


 


 


正文


 


 


2025年6月13日


 


白宇一边刷着手机一边心不在焉的听着对面的女人撒娇似的喋喋不休。


 


女人很年轻,画着明艳的妆容,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将那双眼睛画的很好看,仿佛下一秒就可以代言卡姿兰了。


 


卡姿兰大眼。


 


白宇抿了抿唇望着女人的眼睛,随后撇开了眼。


 


不像他。


 


难看。


 


“宇哥哥,虽然人家今年才刚刚二十三岁,但人家特别喜欢你哦。爹地妈咪说了,咱们可以先交往一年再考虑结婚,毕竟要知道双方合适不合适嘛。哦对了,宇哥哥我特别喜欢看你演的影视剧呢!宇哥哥好厉害啊,三十二岁就拿下了影帝。呵呵,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男孩子羡慕我可以跟宇哥哥交往呢。哎呀,对啦宇哥哥,听阿姨说你最近有空闲,咱们一起去罗马旅游好不好呀?”


 


罗马?


 


白宇垂着眼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半晌笑道:“拍戏有点累,不是很想出国。”


 


“哎呀,好可惜啊。虽然每年都会出国玩,但是人家今年就是很想去罗马嘛,我特别喜欢奥黛丽赫本,罗马假日好浪漫啊,还有罗马的甜点,呵呵呵~宇哥哥你再好好想想嘛,考虑好了随时告诉我哦。对了宇哥哥,你这些年演了那么多剧,你最喜欢哪个角色呢?有没有特别想再次合作的演员啊?”


 


白宇刷手机的手顿了顿,没有说话。


 


微风徐徐吹来,带着阵阵栀子花的清香,一瞬间让白宇有些恍惚,他闭着眼睛嗅了嗅,是记忆中的味道。


 


女人看着白宇闭着眼的样子,她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咯咯笑道:“嘻嘻,我就说宇哥哥是个浪漫的人吧,我也很喜欢栀子花呢。”


 


女人托着下巴用最漂亮的角度对着白宇,娇俏的说:“栀子花开了,夏至了呀。”


 


夏至么?


 


白宇拿着手机一看:2025年6月13日。


 


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了抚日历的数字,白宇不知道是在跟人说话还是自言自语。


 


“是啊,夏至了。”


 


“夏至多好啊,宇哥哥我们去罗马度假吧……”


 


女人正要撒娇再次恳求白宇的时候,一抬头就看到一向有些疏离带着玩世不恭笑意的白宇在瞬间白了脸。


 


他的脸阴沉的可怕,双眸充斥着血意一般,声音带着沙哑的说:“明天,去罗马。”


 


语毕,白宇利落的起身,脸色铁青的离开了这里。


 


女人一脸莫名的眨眨眼,不过能跟白宇一起去罗马度假她还是很开心的~


 


……


 


十分钟前,几条新闻瞬间霸占微博热搜榜前五:


 


1.#朱一龙携妻女罗马度假#


2.#影帝朱一龙隐婚生子#


3.朱一龙圈外妻子曝光


4.朱一龙女儿三岁了


5.#小居居 夏天 可爱#


 


……


 


“安娜妈咪!你走开啦!你能不能不要动人家的小啾啾!你个芒果!”


 


小夏天眨着一双卡姿兰大眼睛,鼓着腮帮子像个小仓鼠一样气呼呼的瞪着人。


 


“哎哟,Summer baby,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哦,快,让妈咪亲一口!”


 


安娜虽然是华人长相,但因从小在国外长大,总是带着几分外国人的行为习惯。


 


她有着傲人的身材和爽朗的性格,酒红色的大波浪长发让她看起来既优雅又妩媚,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大美人。


 


朱一龙垂眸笑笑,有些无奈的将张牙舞爪的小姑娘裹进怀里,认真的盯着小夏天的眼睛道:“夏天,不可以的。而且芒果不是用来骂人的话,你说错了。”


 


小夏天憋着嘴,小胖手一个捂着自己的小啾啾,一个抱紧爸爸的脖子,想了半天冲着妈咪愤愤的说:“哼,你个毛猴!”


 


“……”


 


朱一龙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确实~Summer,毛猴儿不错,哈哈哈哈,龙,我的京腔儿化音说的还标准么?毛猴儿?毛猴儿?”


 


朱一龙抬手拍了一下安娜的肩膀,无奈的说:“安娜,你够了。”


 


“怎么,我不能说么?毛猴儿怎么啦?龙龙不喜欢嘛?”


 


安娜一边说着一边亲昵的挎着朱一龙的手臂,明明是御姐型的人物偏偏要来卖萌这一套,朱一龙头疼的蹙了蹙眉,无奈笑道:“你开心就好。”


 


“嘻嘻……”


 


安娜捂着嘴咯咯笑着。


 


任谁看去,都是一对神仙眷侣,幸福的一家三口。


 


幸福到让人觉得刺眼。


 


白宇远远地望着朱一龙带着妻女的样子,心中翻涌着说不出道不明的酸涩和痛苦。


四年前,突然说分手的是朱一龙。


 


然后就杳无音讯。


 


三年前朱一龙在国外拍戏意外受伤住院疗养了近半年,而等他几经辗转到达医院的时候,陪在朱一龙身边的却是那个女人。


 


当时身形消瘦,脸色苍白的朱一龙对他说的那句话,他至今还记得。甚至每次做梦的时候都会梦到。


 


朱一龙那双总是对他笑眼弯弯含情的眼睛宛如枯井一般,毫无情绪的对他说:


“白宇,你能不能放过我。”


 


我放过了你,可谁能放过我?


 


白宇攥紧了拳头,几次深呼吸才平静下来。


 


“宇哥哥,怎么了?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你先去LV逛逛吧,我去抽支烟。看到喜欢的等会我来付款。”


 


“哇,谢谢宇哥哥!爱你!”


 


女人在白宇脸上吻了一口,欢天喜地的奔向了商业街。


 


白宇抬手使劲儿擦了擦脸上的唇印,抽出一根雪茄没有点燃,只是叼在嘴里。他单手抄着风衣口袋,快速朝着朱一龙走去。


 


……


 


“爸爸爸爸,我想去西班牙广场那边吃冰淇淋!”


 


“嗯……不行,会闹肚子的。”


 


朱一龙摇摇头,下意识的鼓了鼓脸颊,然后宠溺的摸了摸小夏天的脑袋。


 


“那我想吃芒果!”


 


朱一龙的笑容顿了顿,刚准备说点什么,一转头却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一个故人。


 


“Summer,过来,妈咪带你吃好吃的~”


 


安娜将小夏天牵走了,小姑娘路过白宇身边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仰着头望着这个陌生的叔叔。


 


白宇插在口袋里的手指几乎攥出了血来,他以为他能漠视这个女人,漠视这个孩子。


 


可当长得眉目如画七分像朱一龙的小女孩,乖巧好奇的停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却无法无动于衷。


 


白宇咬了咬牙关,力道几乎将嘴里叼着的雪茄碾碎。


 


半晌,他紧绷的下颌线松了松,将雪茄取下,挤出几分笑意蹲下。


 


“你好,我是白宇。”


 


白宇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小啾啾。


 


很意外的,一直很宝贝自己小啾啾的小丫头却没有拒绝白宇的亲近,反而眨着一双卡姿兰大眼忽闪忽闪的望着白宇。


 


“你看着我干什么?”


 


白宇被小家伙盯得有些莫名,然后他就感到一只柔嫩的小爪子摸到了他的玫瑰花刺。


 


小姑娘轻轻摸了摸白宇的下巴,笑的眉眼弯弯,跟朱一龙相似的下垂眼角更显得带了几分无辜和可爱。


 


“嘻嘻……叔叔,你长得好像芒果哦。”


 


“咳咳……”


 


“夏天,不可以没礼貌!”


 


朱一龙蹙着眉训斥的小姑娘吐了吐舌头。


 


“没事儿。”


 


白宇头也没抬的跟朱一龙说了话,然后揉了一把小姑娘的发顶:“小鬼头。”


 


安娜冲白宇点了点头将小丫头带走了。


 


白宇远远地望着离开的女人和孩子,半晌才直起身来。修长的风衣将本就瘦高的男人衬得越发俊朗,几年的时光将原本有些青涩的大男孩打磨成了如今沉稳优雅的男子。


 


任谁也想不到几年前,这是那个皮皮的、逗比的白主播。


 


朱一龙也没想到,能在此时此地遇到白宇。


 


他张了张口,却不知要说些什么,半晌,等微风都吹了几个来回,朱一龙打破了两人的沉静。


 


他礼貌的扬起唇角道:“孩子还小,不懂事。让你见怪了。”


 


白宇嘲讽似的咧开嘴角:“没事儿,你女儿很可爱。”


 


朱一龙似乎被这笑意刺的有些喘不过气,他抿了抿唇又笑道:“好巧,竟然能在这里遇见你。”


 


白宇歪着头挑了挑眉,一步一步直直的走到朱一龙面前,直到两人距离仅仅半米的时候,他将嘴里的雪茄捏在手里,眯着眼睛道:


 


“不巧,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


四年前。


 


彼时是朱一龙和白宇在一起的第三年,尽管过了热恋期,但因为演员的生活聚少离多,两人依然宛如热恋一般的甜蜜。


 


好容易碰到三天的假期,两人哪也没去就窝在他们在北京安置的小家里,一起做饭吃饭看电影,他弹琴他唱歌,他在闹他在笑。


 


而每到夜幕降临就是欲望与激情的到来,两人刚过三十,正是男人身强体健的时候再加上小别胜新婚,每次性爱都酣畅淋漓,但因为朱一龙到底有性格包袱没有白宇那么能玩得开,所以很多时候需要白宇引导着玩些新花样。


 


比如那一夜。


 


当白宇坏笑着拿出一颗胶囊给朱一龙的时候,他尽管有些犹豫却还是为了体谅和安抚长期不见的爱人吃了下去。


 


他俩倒是没有特别去强调谁上谁下的问题。主要看兴致,比如今晚白宇兴致特别好,还给他龙哥吃了所谓助兴的药物。


 


朱一龙也有意纵容他,于是在药物产生的激烈空虚和刺激的情况下,一向君子端方的朱一龙彻底玩开了。


 


那是白宇也很少见到的朱一龙。


 


白皙的皮肤透着桃色的粉,隐隐约约的汗珠涌出都带着荷尔蒙的味道,那仿佛沾了春露的生理性眼泪挂在长长的睫毛上,眼眸流转之间不经意透出的无辜和媚意,让白宇发了疯。


 


接着就是抵死缠绵,一直折腾到次日凌晨、太阳初起方才罢休。


 


……


 


假期过后,朱一龙飞往国外工作。而他的身体也开始变得有些异样了。


 


比如他开始感觉心脏跳动偏快,开始腹痛,他开始失眠,甚至轻度厌食。他以为这是水土不服的问题,尽管一向身体健康的他并未出现过这类问题。


 


直到他听从白宇的建议,去见了一个人以后。


 


那个人是个混血,是个在好莱坞都颇有名气的制片人,是个高大帅气的人,也是在朱一龙看来有些危险的人。


 


克莱尔财团的掌舵人克莱尔先生,一个曾向朱一龙邀约多次被拒的人。


 


从一年前偶然在国外活动中遇到克莱尔,他看他的眼神,朱一龙很熟悉。因为他也曾跟白宇彼此有过这样的眼神。


 


是的,感兴趣的眼神。


 


他一次次的拒绝克莱尔,也造成他在国外的影视资源发展并不好。但这没什么,因为有很多东西是金钱和势力换不来的。


 


比如,他的小白。


 


但这次是白宇建议的,朱一龙不忍拒绝,他也从来没有把克莱尔的事情跟白宇说过。


 


在他看来,克莱尔或者任何人都是无关紧要的存在,在他和白宇的感情中,为什么要把眼神和精力分给一个路人?


 


这一生那么短,他们用来相爱都觉得不够。


 


朱一龙收敛了心思,礼貌的坐在克莱尔对面,并不言语。


 


“龙,见到你我很高兴,你真是越来越美丽了,上帝啊,你真是上帝是宠儿。”克莱尔由衷地赞叹着。


 


朱一龙毫无波动的礼貌笑道:“克莱尔先生,我想之前我表达的很明确了,有什么事直说吧。”


 


“啊哦,龙,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干脆果断,你知道么?我连你拒绝我的样子都心动不已。”


 


克莱尔耸耸肩,充满魅力的混血高级脸离近了几分。


 


朱一龙轻轻瞥了克莱尔一眼,抿了一口咖啡:“没什么事的话,恕不奉陪了。”


 


“Well,东方美人果然都是有脾气的。好吧,我就收起我的心意,只是作为朋友,我觉得有些事情你必须知道一下。”


 


朱一龙下意识有些不好的预感,他蹙了蹙眉道:“如果是有关我感情生活的事情,那还是请您别说了。”


 


“龙,我知道你和你的伴侣很幸福很甜蜜,你很自信你们的爱情。那么你为什么不敢听听看是什么事呢?”


 


朱一龙猛地将目光死死的放在克莱尔身上,警告的说:“不许动白宇。”


 


“瞧,你在说什么呢?我对他可不感兴趣,但我想你对我手里的东西会很感兴趣的。”


 


克莱尔将一个手机递了过来。


 


朱一龙犹豫了片刻将手机收起来,然后站起身准备离开。


 


“龙,我相信你对他的爱,你也相信他对你的爱。那么,为什么不打开看看呢?”


 


朱一龙的身形顿了顿,并不言语。


 


“你的脸色有些苍白,我猜你最近身体似乎出了些异样,要保重身体啊,我的东方美人。”


 


朱一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间。


 


……


 


他之所以拿着东西是怕会不会有些东西对白宇不利,他全身心的信任着白宇,信任着他们的爱情。


 


直到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的某天,他跟白宇通了电话:“小白,你上次给我吃的药是干什么用的?”


 


那边的白宇压低声音坏笑道:“助兴用的啊,怎么了哥哥?想我了么?”


 


……


 


不对。


 


在一次凌晨睡眠的窒息感和腹部难以言喻的刺痛感将他再次折磨醒来后,朱一龙将克莱尔给的手机拿了出来。


 


人,一旦被埋下疑惑的种子,一旦递给了你潘多拉的盒子,那么你总会在未来的某一刻想要去触碰它、打开它。


 


自信的朱一龙终于还是打开了手机里的视频。


 


……


 


“啪嗒”一声,手机因主人的手抖被摔在了地上。


 


朱一龙满脑子空白的平躺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包裹的紧紧地,他忍着身体的刺痛将右手放在平坦的腹部上。


 


闭上眼睛,泪水无声的滑落。


 


……


 


“可以让男人怀孕的药?”


 


“你说他的体质是最合适的?”


 


“如果我给他吃了,我有什么好处?”


 


“我想进军好莱坞。”


 


“呵,爱情?不过是新鲜好玩罢了。”


 


“祝你们实验成功。”


 


“性取向?呵,我一直喜欢的都是女人。”


 


视频里的白宇眉眼一如两人相遇相恋的那样俊朗帅气,可字字诛心的话语却被他嘲讽和不在意的讲出来。


 


在异国他乡的夜晚,身体极度虚弱痛苦的时刻,朱一龙觉得自己的心被撕碎了,那碎片无声了落在地上,白宇朝着他轻笑一下,然后抬起皮靴将碎片碾得粉碎。


 


……


 


2021年6月13日


 


“演员白宇强势进军好莱坞”的消息刷爆了全国。


 


彼时,朱一龙因身体不适拍戏时意外受伤,被迫停工半年在国外疗养。


 


……


 


2021年9月21日,中秋节。


 


白宇几经辗转终于出现在爱人所在的医院里。


 


此时的朱一龙已经做了开腹手术,陪在他身边的是安娜。


 


安娜是一名生物科技研究颇有建树的医生,也就是专门来到他身边负责人工胚胎培育研究的科学家。


 


但此时此刻,面对白宇,朱一龙并不想过多的解释。


 


他记得他闭了闭眼,连眼泪都流不出了。


 


他对白宇说:“白宇,你能不能放过我。”


 


“白宇,祝你在好莱坞一切顺利。”


 


“我们……”


 


“就算了吧。”


 


他爱的轰轰烈烈,结束的也毅然决然。


 


朱一龙,从来都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


 


……


 


2022年6月13日


 


至于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不是么?


 


就这样,朱一龙有了女儿。


 


当安娜一脸惊喜的说成功了,抱着襁褓里的孩子给他看,问他孩子叫什么名字好的时候。


 


朱一龙望着窗外的盈盈翠色,垂眸露出了这一年来唯一的笑容,他温柔的说:


 


“夏天,就叫夏天吧。”


 


……


 


 宁静悠扬的咖啡店包间内。


 


白宇双手交叉放在桌上,像老朋友一样开口:“你女儿叫什么名字?”


 


朱一龙抿了一口咖啡,想起女儿唇边不自觉的勾起一丝弧度:“夏天。”


 


“夏天……好名字。”


 


白宇的台词功底一直很强,他刻意了发音,有种“夏天”两个字是绕着他的唇齿间滑过一般,醇香而又令人回味,别样的好听。


 


“谢谢。”


 


朱一龙礼貌的弯了弯眼睛,但凭着白宇对他的了解又怎么看不出他的眼睛里并无多少愉悦。


 


“还有事么?没有的话我还要去陪夏天。”


 


白宇垂首转了转手中的咖啡勺,沉默半晌笑道:“我能单独带着夏天玩一会儿么?”


 


朱一龙眸光微闪,他有些看不懂白宇了。


 


“呵,你放心。我就是……年龄到了还没孩子,想跟小朋友接触接触。夏天她……很可爱。”


 


白宇抬起头笑了笑,他逆光而坐,午后的阳光照着他带了一层金边儿,仿佛还是记忆中那个温暖爽朗的少年。


 


朱一龙沉默了,他眯了眯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白宇双手抱着咖啡杯,将手收紧,弯了弯眼睛:“哥哥,行么?”


 


“啪嗒”一声,随着那声“哥哥”,朱一龙手中的咖啡勺跟杯子突兀的撞击在一起。


 


他倏忽站起身来,闭了闭眼,背对着白宇,低声道:“好。”


 


然后快步的离开了咖啡店。


 


他没看到的是,伪装了很久的,在他离开后一瞬间流下眼泪的,白宇。


 


……


 


罗马街头,身材修长的男人将小姑娘举到肩膀上坐着,小心的圈住她,温柔体贴的漫步着,小姑娘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两人超高的颜值引得路人纷纷回头,意外的是,虽然活泼可爱但有些排斥陌生人的小夏天却对白宇很亲近。


 


小姑娘嗷呜一口咬了一口糖果,碎渣子掉落到白影帝那昂贵的高定风衣上,白宇毫不介意的捏了捏小姑娘的脸颊笑道:


 


“小丫头,你这么吃下去小心变成小胖子就没人喜欢了哦。”


 


小夏天皱了皱鼻子,反驳道:“才不会!爸爸最喜欢我了!”


 


白宇的脚步顿了顿问道:“那你爸爸还喜欢什么啊?”


 


小夏天歪着脑袋想了想,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然后突然笑道:“小白!爸爸还喜欢小白!咯咯咯……”


 


白宇被她这句话吓得差点将人甩出去,连忙蹲下来将小丫头放到地上,顾不上仪态直接单膝跪在地上跟夏天讲话。


 


白宇按住扑通扑通的心跳,连忙问道:“小白?!夏天,小白是谁?”


 


谁料小夏天非常嫌弃的翻了个白眼:“哎呀,叔叔你好笨呀!小白就是爸爸养的小狗狗呀!”


 


“……”


 


白宇瞬间不想说话了。


 


“叔叔,你怎么啦?”


 


小夏天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此刻“犬夜叉”似的蹲在马路牙子上的叔叔。


 


白宇调整了一下心态,没事,反正也叫小白,好歹带了他的姓呢。


 


“小夏天,你知道我是谁么?”


 


“知道!你是芒果叔叔!哈哈哈,叔叔你确实长得好像芒果哟~”


 


小姑娘说着又摸了摸白宇的玫瑰花刺。


 


“确实?夏天你爸爸经常说确实么?”


 


夏天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随意的点点头:“是的呀。”


 


白宇的双眼瞬间亮了亮:“那,那你爸爸还喜欢吃芒果么?”


 


“嗯……不知道呀。不过夏天喜欢吃!嘻嘻……”


 


白宇叹了口气,抬起手揉了揉小姑娘的发顶,宠溺的道:“小夏天,你知道么?我也是你爸爸。”


 


“诶?”


 


小夏天歪着脑袋疑惑的望着白宇。


 


“可是,可是我有爸爸了呀。”


 


白宇将小姑娘搂进怀里,在小丫头白嫩的小脸上爱怜的印下轻柔的一吻,柔声说:“大人是不能说谎的,所以我真的是你的爸爸。”


 


“每个人都有两个爸爸么?”


 


望着小姑娘天真无邪的眼神,白宇心下一片柔软仿佛要融化了一般:“不是,但你有两个爸爸。对不起,是爸爸不好,让你们久等了。”


 


小夏天皱着脸,盯着白宇左看右看,发现这个奇怪的叔叔跟她家的小白还挺像的,就,有点可怜巴巴的样子。


 


于是人美心善的小夏天,照着白宇的脸颊大方的亲了一口,咯咯笑道:“那好吧,你是我爸爸。爸爸我想吃芒果冰淇淋……”


 


“小鬼头!”


 


刚刚还忐忑不安、穿着一身型男打扮的白宇瞬间被这声“爸爸”击成了地主家的傻儿子,笑的仿佛二百斤的胖子。


 


“走,爸爸带你去吃!”


 


语毕,白宇将小夏天举高高骑在了自己脖子上,笑容满面的朝着商业街走去。


 


刚走到街口,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宇哥哥……诶,这个小孩是谁?”


 


浓妆艳抹的女人机警的盯着小夏天,质问着白宇。


 


白宇笑了笑,带着他自己都不曾发现的骄傲眉眼道:“这是我女儿。”


 


“啪”一声,白宇被扇了一个大嘴巴。


 


“人渣!你都有女儿了还跟我交往!我马上回去告诉爹地妈咪,我跟你完了!”女人气得发抖的转身就走。


 


“等一下,小姐,我从来没跟你交往过。去赴宴也是受了家母的委托。”


 


“你,你,你真是太过分了!!!”


 


白宇的表情冷了下来:“是我做的我认,不是我做的,我死都不会承认。你会找到更合适的人。”


 


女人走了,白宇舔了舔后槽牙,皱了下眉头,啧,还真特么的挺疼的。


 


一个柔嫩的小手覆在了白宇的脸上:“爸爸,你疼么?”


 


“!”


 


白宇的眼眶热了热,快速的眨了眨眼睛,蹲下来将小姑娘圈入怀中,这些年一直以型男硬汉出现在世人面前的白影帝,将头放在小姑娘的肩头蹭了蹭,就像多年以前对着他的哥哥做的那样。


 


“夏天……”


 


白宇哽咽的喊了一声。


 


小夏天学着自己爸爸哄自己的样子,抬手一下一下的顺着白宇的头发:“爸爸乖,不哭不哭,我会保护你呀!”


 


白宇一瞬间思绪飞扬,多年前的快本,他在亿万人面前说“我要保护我龙哥!”,可是他做了什么……


 


他把他的龙哥伤透了,弄丢了。


 


尽管有些误会,可没有及时解决问题,让他龙哥伤心难过,也是他的错。


 


白宇哑着嗓子问:“夏天,那个叫安娜的女人跟你们一起住吗?”


 


“没有呀,只有我和爸爸,哦对了,还有小白!嘻嘻……”


 


白宇揉了揉夏天的脑袋:“宝贝,我跟你爸爸吵架了,我需要你帮我个忙,可以么?”


 


小夏天鼓了鼓腮帮子,小大人一般的点点头:“不要吵架,吵架不好。”


 


“mua~真乖!真不愧是我闺女!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宇狠狠地亲了小夏天一口,惹得小丫头嫌弃的擦了擦脸上的口水。


 


……


 


晚饭后,几人在朱一龙落脚的酒店门口站着。


 


白宇揉了揉小夏天的脑袋,趁几人不注意飞快的朝着夏天眨了眨眼。


 


小夏天眨眨眼睛,然后连忙抱住了安娜的大腿冲着朱一龙撒着娇:“爸爸,我好想念安娜妈咪,我要跟妈咪一起睡嘛……”


 


朱一龙蹙着眉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安娜:“夏天,不许任性……”


 


安娜一双妩媚的眼睛在朱一龙和白宇两人之间绕了个弯,了然的笑了笑,然后弯腰将小夏天抱了起来:“龙,我想你应该还有话跟老朋友说。今晚就让夏天去我那里吧。”


 


“安娜……”


 


安娜眨了下眼睛,笑道:“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夜晚~”


 


语毕,转身将小夏天带走了。


 


“爸爸再见!”


 


“……”


 


朱一龙就这样被亲女儿抛弃了,他转身就往酒店走。


 


“龙哥,等一下……”


 


“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哥哥,我只是想上去喝杯茶,行么?”


 


也好,一杯茶的时间罢了,如果能将往事全都解决,将他从他脑中彻底消除,也好。


 


“嗯。”


 


朱一龙转身就走,而他背后的白宇笑了。


 


然后将藏在风衣内衬口袋的胶囊拆开,一口吞了进去。


 


……


 


“砰砰”“砰砰”白宇按着突然加速的心跳和身体里窜出的空虚和火苗,有些虚脱的靠着酒店房门,然后在朱一龙给他倒茶的功夫将房门反锁好。


 


“这边坐,只有红茶你……”


 


“你干什么?!”


 


朱一龙刚把茶杯放在茶几上,一抬头就看到门口的白宇在脱衣服,已经将裤子解开了……


 


他几个跨步过去狠狠地将白宇按在房门上,脸色铁青的质问:“白宇,你干什么?!”


 


闻着熟悉的味道,白宇笑了,带着几分轻浮的道:“干嘛这么激动?我不就是脱个衣服么?”


 


朱一龙将他脱下的风衣拎起来给他穿好,但白宇并不配合:“你疯了,出去!”


 


白宇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衬衣,歪着头舔了舔自己的唇瓣:“要我出去也行,请帮我打车到附近最有名的gay吧,我想要男人……”


 


“嘭”一声,朱一龙一拳打在了白宇的门后。


 


他狠狠地揪起白宇的衣领,长腿顶在白宇双腿之间,一向淡然优雅的朱一龙红了眼睛:“你再说一遍!”


 


白宇轻浮的调了调眉毛,冲着朱一龙的唇瓣吹了口气,带着浓浓的热气和香甜的荷尔蒙,一开口就是记忆中热恋时候的甜腻:“我喝了助兴药,特别~想要男人,哥哥,你不在的日子,我找了好多人呢。高的矮的,技术好的坏的,我发现我很喜欢做下面那个,身体被填满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呵呵呵……”


 


朱一龙被白宇的话气的浑身发抖,他深呼吸好几次,眸光变得深沉无比,然后朱一龙一手按在自己的皮带上,一边压低声音问:“白宇,你就这么饥渴,这么想要?好,很好……”


 


语毕,朱一龙沉着脸用皮带绑住了白宇的双手,他快速拉开自己的裤链,扒下白宇的裤子,几近粗暴的用手指草草的扩充数次,一个挺身撕开了白宇。


 


“呃……爽!”


 


几年没有性生活的白宇此刻生生被劈开的性事,让他几乎在瞬间就出了血,但他依然放浪形骸的喊着爽。


 


猛烈的撞击,带着恨带着隐晦的爱和嫉妒,朱一龙咬牙占有着白宇。


 


在药物的作用下白宇彻底失控了,各种骚话信手拈来,他有意挑拨他龙哥生气,与其说是性爱倒不如说是一场旷古持久的战斗。


 


白宇抱紧了朱一龙,兴致到达顶端的时刻,他凑上去想要吻住那个他肖想了很久的薄唇。


 


但朱一龙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偏开了头,吻落在了脸上,连同着那份苦涩的爱意,仿佛浸泡在冰冷的海底。


 


明明身体相连,激烈的占有着彼此,却,那么冷,那么远。


 


……


 


一场荒唐一场梦。


 


第二天醒来,朱一龙望着床上的血迹和脸色苍白的白宇,心,乱了。


 


“白宇,你怎么样?”


 


朱一龙疏离的推了推此刻光溜溜的白宇,白宇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然后就是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差点晃花了他的眼睛。


 


“哥哥,早安!”


 


“……”


 


朱一龙抿了抿唇,低着头道:“昨晚……对不起,我失控了……”


 


白宇“嘶”了一声,挣扎着靠在床头,弯了弯眼睛道:“龙哥我好累,你要是觉得有些抱歉的话,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朱一龙盯着白宇的眼睛看了半晌,并不言语。


 


白宇苦涩的笑笑:“你放心,不是让你负责什么的。我就是想多睡一会,但是我希望你能为了哪怕是昨晚的事,看一部我带来的电影,好么?”


 


朱一龙疑惑的点点头,白宇终于笑了,将自己的手机递过来:“就是这个,耳机戴好,不要吵到我睡觉哦。”


 


话音刚落,白宇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朱一龙揉了揉额角,点开了那部电影。


 


……


 


电影的主演是白宇,基调有些文艺、压抑。


 


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电影的台词对朱一龙来说,可以说是“刻骨铭心”。


 


“可以让男人怀孕的药?”“你说他的体质是最合适的?”“如果我给他吃了,我有什么好处?”“我想进军好莱坞。”“呵,爱情?不过是新鲜好玩罢了。”“祝你们实验成功。”“性取向?呵,我一直喜欢的都是女人。”


 


朱一龙手脚冰凉的快速查了电影的资料:出品人/制片人克莱尔,拍摄时间是2021年初。


 


恰好是发生那件事之前,接着就是那一夜,然后就是克莱尔给他的偷拍视频。


 


呵,呵呵……


 


朱一龙自嘲的笑了笑,放下手机去看白宇。


 


“哥哥……哥哥,别走……”


 


白宇蹙着眉,眼角流着泪,即使在梦里依然喊着他。


 


“白宇……小白!小白,我在,我在……”


 


朱一龙咬着唇,心疼的握住白宇的手,一握不要紧,这滚烫的体温是?!


 


……


 


白宇在病床上醒来的瞬间,就看到他龙哥带着浓重的黑眼圈红着眼眶的样子。他笑了笑捏了捏他龙哥的手心:“哥哥……”


 


“小白!你这个小混蛋!”


 


朱一龙终于没有崩住,眼泪模糊了双眼,又舍不得动他一根手指,压着声音道:“你知不知道那个药有多危险?!我身体一直很健康都好多次险些扛不住!你竟敢,你竟敢!万一,万一要是怀上了怎么办?!”


 


谁料,白宇眨了眨明亮的眼睛,咧嘴笑道:“我的天,哥哥你不相信自己的能力么?那晚你那么猛,来了七次还是九次啊?要是再怀不上的话,那你也太逊了吧……”


 


“你!小白!”


 


白宇忍着腹部隐隐地疼痛,笑着跟他龙哥十指相扣:“哥哥,我不怕。让我留在你身边,行么?”


 


朱一龙心疼的吻了一下白宇的唇瓣,眼泪终究落了下来:“小白,你这个傻瓜!明明那么多方式可以解决误会,你为什么要选择最危险最伤害自己的做法,嗯?你以为我不会心疼你的吗?!”


 


白宇用另一只手按了按心口,明明笑着却含着泪水:“哥哥,你知道我有多心疼你么?我错过了你那么多年,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没有在你身边。哪怕是误会,我也无法原谅我自己。”


 


“小白……”


 


“更何况,为哥哥哪怕是生孩子,我也心甘情愿。”


 


“小白!”


 


“哥哥,我爱你呀……”


 


话音刚落,一个火热的亲吻堵住了白宇。


 


直到两人气喘吁吁的结束亲吻,白宇压低声音在朱一龙耳边道:“哥,你知道么?克莱尔那个孙子,我找人给他套了麻袋,狠狠地揍了他一顿,他少说半年下不了床!”


 


“噗嗤”一声,朱一龙笑开了。




其实,换个角度来想,朱一龙觉得还是应该谢谢克莱尔,要不是他的阴谋怎么能让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不是么?


 


他的小白啊,永远那么好。


 


瞧,他明明疼着却一脸得意求表扬的样子,就是他爱的人啊。


 


……


 


2026年6月13日上午9:33分


 


微博,瘫痪了。


 


白宇WHITE:官宣❤@朱一龙 [红色结婚照.jpg][小夏天.jpg][小羽毛.jpg][一家四口.jpg]


 


朱一龙:官宣❤@白宇WHITE [红色结婚照.jpg][小夏天.jpg][小羽毛.jpg][一家四口.jpg]





 


……


 


多年以后,白宇和朱一龙出了一本书《那些你不知道的我爱你》,书里有几句话是这样写的:


 


我从来都不喜欢男人,你恰好是我爱的人罢了。


 


爱上你之前,我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有恋爱脑的一面。


 


两人的爱情,永远不要相信通过第三人传达的信息。


 


是你,教会了我什么是爱。


 


栀子花的话语,你知道么?


 


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


 


其实,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但没关系。


 


因为,每一件都代表着:我爱你。


 


——白宇&朱一龙《那些你不知道的我爱你》


 


 


 


 


End


 


 




——后记:


我说过了,对于白居,我绝对不写虐。


假如虐了,那一定是还没写完。


仅以此文送给所有可爱的镇魂女孩们,祝大家都能幸福❤




PS:哦对了,小羽毛是北北生的儿子。


第一次,北宇是真以为是助兴的药;第二次,他知道真相后,故意吃的药。


 


 



评论

热度(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