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enzj

[整理向]属于居北的那些特别的小事

怀卿寄北:

◎本lo又名 我不扣糖我只是糖的搬运工 


和之前那些甜甜甜的瞬间一起做了整理  10.7第二次更新


◎评论区希望大家也可以补充一下,哪里我记错了欢迎指出qaq




对你的偏爱太过明目张胆 


1.


   他龙哥,在镇魂剧组的三个月里默默承包了小白的早餐。 


 [居老师:“他早饭我包了的”]




2.


   拍摄镇魂最后部分的时候,只有他龙哥注意到了小白的异样,细心提醒剧组人员:“小澜澜好像有点不大舒服”。




3.


   每次他龙哥去片场的时候看到小白就会搬一张椅子坐他身边,偶尔陪他唱歌。




4.


 小白和他龙哥打王者农药1V1,用的妲己,明明已经优势方了还要喊着:“哥哥,让让我~”




5.


   小白一开始问他龙哥借平衡车玩,整天在平衡车上风驰电掣到处乱晃。后来自己也搞了一台平衡车,拽着他龙哥说“哥哥我们比蹲下”,他龙哥一边嘴上嫌弃说“你幼不幼稚”,一边悄悄地拉住了小白。




6.


   两只仰躺在躺椅上休息,小白犯困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龙哥打开手机相机,还特意放大了一点,拍下对方安静的、甜甜的睡颜。




7.


    小白和他龙哥挑战健身器材。兴冲冲的小白一开始没举成功,发现他龙哥能轻轻松松西装举铁80kg男友力爆棚,不服气地又试了一次,无果。小白于是评价:“龙哥,你长的帅又比我有劲,可让我怎么活呀。”




8.


   还是比力气。小白和他龙哥掰手腕,由于输的无比迅速,小白开始抱怨起来。结果下一回,他龙哥继续笑眯眯地盯着小白看,小白一用力就放水,宛如开阀泄洪说输就输。小白赢了之后表示是龙哥放水——[快本上单人掰手腕环节,居老师是这么解释的:“我本来左手力气就小一些”]


   【对比见第29条】




9.


   坐在一起看台本,小白边看边忍不住上手摸了摸他龙哥的肌肉。他龙哥当机立断摸回去,从手肘摸到手腕,还不忘吐槽好松。于是两人又开始了幼稚地比到底谁更壮实💪。




10.


   小白看见他龙哥带着面具的长发造型,好奇地摸了摸——手感好像还不错,于是又改为细细抚摸那些长长的坠下来的银发。两人距离有点近,但没有人刻意拉远。他们俩都在笑,笑意直渗到眉梢眼角,龙哥的眼睛在面具后面弯起来,温柔缱绻地望向那只不安分的手。小小的一方空间里似乎被隔绝成只属于他俩的小天地(还是冒着粉红泡泡的那种~)。


【一个补充:特调处二楼,他龙哥和小白还是剧中的造型,两个人互相整理鬓发。】




11.


    杀青之后的拥抱太紧了,两个人都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这样卸下防备不计较安全距离全然袒露,或许不仅仅是为了巍澜呢?




12.


    他龙哥亲手送给小白的杀青礼物,是一盒子向日葵和香槟玫瑰,被调侃“是不是有金条”。顺便撸猫似的,摸了一把小白的胡子。




13.


   他龙哥:“反正最后都是我让着他呀。”眉眼弯弯地,叹了口气。




14.


    镇魂杀青之后,他龙哥转了小白参演建军大业的微博附言支持。这是16—17年,他龙哥唯一一次的替别人打广告。


    小白也同样转了他龙哥参演胡杨的夏天那条博,“给我龙哥儿打电话”~ 




15.


      缉妖法海传的宣传视频VCR里,戴着鸭舌帽的他龙哥双手合十,神情诚恳,请大家一定要支持白宇,我们是很好的朋友。看到这条的小白可能激动坏了,在镇长的直播里扬言要送66个毛猴和芒果......




16.


       镇魂收官那晚,他龙哥小论文的配图放上了一张他和小白片场巧遇彩虹的自拍,格外有意思的是细心的粉丝发现了他龙哥小论文的微博手机标识变成了IPHONE 7PLUS。好吧,我们当然没注意小白在自己的收官小论文里提到了彩虹,也不知道拍摄镇魂的时候他龙哥的手机是IPHONE 7PLUS。


     【一个对比:参考一下居老师近几部剧的杀青微博,和大多数人都是江湖再见,只有和北老师的那条是“跨越时间 一起飞行”】




17.


      剧说采访里,被问到“火锅、睡觉和一场游戏三个之间选择一个的问题”,他龙哥首先提出火锅,在被小白否定之后委委屈屈,但是果断换成了一场开黑。


   “我愿意为你 弃火锅姓名”


    【一个补充:这个问题其实是分开回答的,也就是说居老师可以不用理会北老师的意见,自己选择




18.


    众所周知他龙哥回答采访一向都是“快问慢答”,当然,也有例外。


    镇魂收官日那天,小白在自己录的VCR里挑了“408”作为座位号,主持人问台下的姑娘们知不知道这个数字的特殊含义。见等了一会儿也没人说,他龙哥非常自然地替她们回答了,是白宇的生日。


       【居老师:这题我会!】






你的眼睛在笑 我望着就中了毒药


19.


     镇魂拍摄期间的小白曾经站在导演旁边和他一起看面面,透过监视器,默默地夸了句“真帅”。




20.


      小白在忽而今夏的荔枝直播里有个环节,他说:“有人觉得我们演高中生太普通,但是你们想想,你们上学的时候同学难道都是特别漂亮的小哥哥小姐姐吗?那还是我们这样普通的比较多啊!你要有特别好看的那你发照片来看看。”


       弹幕上飘过要发他龙哥照片的,小白注意到之后默默地补充道:“你要拿龙哥照片……你要拿龙哥照片那我也没法了”。




21.


      采访里被问到有没有因戏结缘的朋友,他龙哥很肯定地回答:“就......白宇啊。”


      


22.


    还是那场忽而今夏的荔枝直播里,镇魂剧组的执行导演小朱朱装成粉丝和小白连麦。她开玩笑式地不停cue龙哥,比如:“龙哥在家等你呀,有没有想念龙哥呀~”


   小白在解释了妹子的身份之后回答:“总是拿我的龙哥来.......拿我的龙哥来刺激我”。


   【一个对比:壹心采访里,让居老师猜一下北老师看到这篇采访时的第一反应。居老师的回答也很有意思:“我的天,我龙哥。”】




23.


    让我们把时间线拉回到拍摄《镇魂》定妆照的现场。


    他龙哥让小白把头靠在他肩膀上拍x1


    小白拒绝x1,并附言:“别闹了。” 闻言他龙哥真的把手放下来了。


    于是乎这回换成小白怕龙哥不高兴,开始哄他龙哥了:“这么严肃那”。满意地发现龙哥被自己逗笑了。


   【这场花絮里还有一个场景,居老师对北老师说:“我怎么感觉你特别重呢?”】




24.


   片场花絮。有工作人员说小白在家不用穿某件马甲,结果小白笑着来了句:“我们穿情侣装不行啊。”
  他龙哥:“对!”




25.


     据说小动作最能反映人的潜意识,所以不难理解,611虎牙直播吃鸡之前,两个人那个肩挨着肩紧紧的拥抱了。


     小白的幼稚在这场直播里袒露无疑,又是撞他龙哥又是拿闪光弹闪他龙哥,按照小白的逻辑,他可能又在“逗”他龙哥了。他龙哥只好笑着凶小白:“你干什么!”




26.


    两家粉丝吵得很凶的时候,他龙哥在自己的直播里自己提到:“单口相声真的很难说。”


    “要和白宇学习一下。”


   




也许多年 也许瞬间你自有答案


27.


    镇魂定档发布会,准备好的礼物是印着特调处全员头像的星空棒棒糖,特地从花束里挑出来印着沈巍和赵云澜头像的糖果互喂。


    Brief is life,but love is long.




28.


    夜问idol采访。如果沙发君能说话,估计它会这么发弹幕:


  “你们别再挤了!是对我的体积有什么误解吗!”


   “别以为我看不见你本来想揽过他的,结果最后落在了肩膀上...”


   “对对对,我说的就是你,虽然你长得很好看还总拿那双桃花眼盯着你旁边那位看,眼神要不要这么深情我都快相信了......诶不是,重点错了,你能别再挤他了吗,你看他半个身子都在扶手外面了我感觉他快要被你挤下去了......”




29.


     集合一下所有双人场合的小动作:


     他龙哥拿胳膊肘捅小白。


     他龙哥拿手指戳小白胳膊。


     他龙哥一副“莫挨劳资”的表情,手却悄悄地碰了一下小白的腿。


    【对比:小白:“就搂一下,搂一下不行嘛。”被残忍拒绝。


                    小白:??????】




30.


     他龙哥:“你走开。”轻飘飘推了一下小白然后默默又凑过去一起看手机。


     快本花絮,他龙哥边弹吉他边唱着歌:“带不走的——”被小白打断,叫他过来看表情包,他龙哥笑着说完“你走开”,再次默默地靠过去。




31.


    快本。


   游戏环节,双人掰手腕的时候喊停,是因为他龙哥注意到旁边的小白有可能会受伤。抢气球环节,明明他龙哥带着气球成了大家的重点关注对象,他却记得回头看一看小白。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上快本,能明显的看出来有点紧张。平常特别活泼的小白更多的变成了乖乖被他龙哥安排的那个,总是忍不住拿他龙哥造句,其实都是在寻求一点安全感。而他龙哥也在关照着小白,用他静水流深的温柔。


     


32.


      廊桥机场。


      小白从常州赶过来,没带助理。他龙哥让李婵来接小白,“把白宇接过来,我们一起走。”小白看到机场黑压压的人群还幸灾乐祸地笑了龙哥一下,但是安安分分地跟在他龙哥后面。


     他们俩向着人群挥手认认真真三鞠躬,坦坦荡荡,光风霁月,而两只手,借着喇叭,握紧了。




图源:肆月山河





评论

热度(586)

  1. 安居乐北怀卿寄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