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enzj

【采访体】朱一龙,他的人间烟火。

李念芷:

真人rps 朱白朱无差。


圈地自萌,不掐不撕,冷圈养老,长命百岁。


同性婚姻合法设定。


朱一龙:他的人间烟火


2032年4.21


 


朱一龙到达采访地点的时候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五分钟,他看见等在那里的本报记者露出了一个抱歉的微笑,虽然他完全不必要抱歉。


他在坐下后用手拢了拢敞开的风衣,与本报记者礼貌的握了手,抱歉地说从剧组的这条路一直在堵车。


他笑容的杀伤力与他年轻的时候比有过而之无不及,但是不同于而立之年尚有的青涩,已过不惑的他浑身散发的是成熟男人知性的魅力。


朱一龙不算是一个外向的人,但他十分具有亲和力,坐在他的对面仿佛很快就能放松下来。于是采访很快就进入了正题。


朱一龙一直认为,对于他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一年是2018年。


正是在那一年,朱一龙主演的网络剧《镇魂》大火,使他被观众广为熟知。在剧中,隐忍克制、温文尔雅的沈巍成为了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也仿佛在一夜之间,“顶级流量”“演技炸裂”“带货天王”等词被加之于他身。面对突如其来的赞誉与关注,出道十余年却依旧默默无闻的朱一龙有些无所适从


 


“因为确实,之前没有被那么多人关注过,然后突然有一天,就好像你所有的行动都暴露在他们的面前。你就会有一点害怕,你会害怕你并没有他们期待的那么好,你会很怕你让他们失望了。”


 


当再次聊到曾让他彷徨无措的那一年时,他已经能够平静的把它们当作谈资了。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很感谢2018年,同样感谢《镇魂》。”


 


提起《镇魂》这部后人褒贬不一的作品,朱一龙依旧心怀感恩。在他看来,《镇魂》确实存在不可避免的缺陷,比如情节上的拖沓和逻辑上的不合理对此,他虽然有些遗憾,但这不能影响他将《镇魂》看作是他出道二十年来最重要的一部作品。


而在粉丝眼中,朱一龙最成功的作品应该是使他在十年前斩获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电影《山河入怀》。


在这部电影中,朱一龙演绎出一代英雄汉武帝刘彻的一生,无论是少不经事的青年形象、还是成熟稳重的中年形象、又或是老骥伏枥的老年形象,都被朱一龙刻画得入木三分。通过这部电影,当年三十五岁的朱一龙成功转型。


 


“如果那《镇魂》和《山河入怀》相比较的话,虽然《山河入怀》确实是帮我打破了一个事业上的瓶颈,但是我还是跟重视《镇魂》。”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露出了一个酷似十几年前的略带羞涩地微笑。


 


“因为《镇魂》它对于我来说不仅是给我带来了事业上的机遇,而且我和我爱人也是由于《镇魂》这部戏而结识,最后走到一起的。”


 


朱一龙的个人问题一直都是娱乐圈中的迷,直到在他三十八岁生日的当晚,他在微博上爆出了与同性爱人的结婚证,宣告自己和爱人隐婚三年。


而他的爱人正式当年与他共为《镇魂》主演的白宇。


朱一龙白宇隐婚


一夜之间被轮上了微博热搜,虽然国家早就将同性婚姻合法化,但朱一龙和白宇却是娱乐圈内首例公布同性婚姻的演员。


“你们当时,面对的压力会比较大吧”


回想起那段“腥风血雨”朱一龙还心有余悸。


 


“其实公布以后,被影响最大的还是小白。因为我在当时就是拍电影比较多,而且又是在国外。小白在国内嘛,面对的就会比我多。而且,小白是属于那种报喜不报忧的人,我们每天会有两个小时视频,他就算受了委屈他也就是会调整出来一个最好的状态来和我聊天。”


 


提到爱人,朱一龙那双好看的大眼睛里满是要溢出的温柔。


 


“后来我是通过它经纪人说才知道的,小白那一段时间就会收到一些,嗯,我的粉丝寄的不太好的东西,然后也会被尾随什么的,甚至就据说我的粉丝和他的粉丝还发生过一些肢体上的冲突。然后那个时候我就有些后悔公开我们的关系。但是转念一想,其实我们也不想藏着一辈子。”


 


2026年8月,白宇宣布暂时退出演艺圈。


 


“当时好多人就把这个归于网络暴力,其实不是,或者可能也算一个方面。当时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因为白宇他虽然确实比较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但是他也不会因为一些不好的言论就放弃自己最喜欢的事业。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小白事业上不太顺心。”


 


提到白宇的事业时,他端正了一下坐姿,十分认真的看着记者。


 


“因为当时小白36岁了,可是在很多路人眼里他还是属于‘有演技的鲜肉’,就算是他为转型确实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是就是很奇怪他在路人眼里就一直没有被划到‘演技派’里面,虽然他的演技一直都很好。所以有的时候,我就能感受到他心理压力有点大,有时候我半夜醒了以后就发现床边没人了。然后他就在我们家一楼那个四面都是镜子的屋子里模仿电影里的人来演。”


 


提到那段时间,朱一龙眼里满满都是心疼。


 


“后来小白有一次问我,如果他不拍戏了我可不可以养他。我当时以为他就是和平常一样累了任性一下,就告诉他‘养养养’然后第二天我就看到了他宣布退出娱乐圈的消息。”


 


说到这,他叹了口气后又笑了笑。


 


“当时我也很意外,但是我能怎么样?人是我自己挑的,除了同意能怎么样?大概就是在那种情况下,我们遇到了希希。”


 


希希是朱一龙和白宇收养的孩子,被称为“来自星星的孩子”,俗称自闭症。但这不能妨碍朱一龙和白宇对他视如己出。


 


“其实当时我们确实在考虑要不要代孕或者收养一个孩子。毕竟在我这样人的观念里这样才算是家。后来小白开始休息以后就确实没什么事,他就开始去各地的福利院。有一天,他打电话告诉我,他已经选好了。然后发给我一张照片,是当时还脏乎乎的希希。”


 


希希那个时候还没有希希这个名字,他只是一个卷缩在福利院墙角的小孩。白宇到达的那天,福利院的其他小孩正在对希希拳打脚踢,实在忍不住的希希一头撞上了白宇的腿。白宇后来在各种访谈里说,外国人挑狗都是先进狗场,看哪只狗向自己跑过来,就是哪只狗和自己有缘。希希就和自己有缘。


虽然无数的人吐槽白宇哪有把自己孩子和狗比的,但白宇对希希的宠爱有目共睹。


 


“确实对于希希来说,我不是个合格的父亲。”


 


提起对希希康复与成长的缺席,朱一龙有些愧疚。


 


“希希大概他来到家里以后都是小白在照顾他。说实话最开始我不认为小白会照顾好他,因为,小白其实有的时候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他真的是一个很跳脱很随性的人,但是我发现他为了希希开始变得沉稳。他带着希希去见各种医生,尝试过各种疗法,记得希希几点钟要吃什么药,给希希一遍一遍的讲道理,为了希希他可以很细心很细心,他做出了很大的改变。”


“我错过了两个人的成长。”


 


朱一龙无不遗憾地说。


 


2029年,希希的病情好转,朱一龙宣布会放慢工作节奏,逐步回归家庭。


2030年,白宇携故事片《繁星牧场》回归演艺圈,同年八月凭借《繁星牧场》中自闭儿父亲安陆斩获戛纳电影节最佳男主角,成功转型正式转战大银幕。


 


“可能我们比安陆和安安幸运很多吧。因为在《繁星牧场》最后,安安去世了,而安陆成为志愿者去帮助那些自闭症儿童。但是我们的希希在越来越开朗,在和我们幸福的生活。”


 


临近采访的尾声,记者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我记得最近看到白妈妈的微博,希希现在是住在外婆家。他说爸爸们在一起拍戏。时隔14年,镇魂兄。。。cp又要合体了吗?”


听到记者的问题,朱一龙的眼睛里露出了些狡黠。


他告诉记者,是的。可又在记者再度发问的时候,朱一龙有些意味深长地说有些年轻时的遗憾,不能总是遗憾。


 


朱一龙从来都不是清高隐世的人,也从来都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偶像。他做不到沈巍的隐忍、做不到冯豆子的洒脱、做不到罗浮生的不羁。他有惶恐、有遗憾、有感情,有属于他自己的人间烟火。


                                                       (本台记者:李念芷)


后记:


2032年10月


一部电影预告点燃了这个秋天。


                                           《镇魂》


                                   原作:priest


                                   主演:白宇    饰 赵云澜/昆仑


                                             朱一龙 饰  沈巍/斩魂使/鬼面


                                             江明洋 饰  楚恕之


                                             辛鹏     饰  郭长城


                                             高雨儿  饰  祝红


                                             李砚      饰   大庆


                                   导演:周远舟


                                  


                                     编剧:priest


有些遗憾,不能一直是遗憾。                                         

评论

热度(2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