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enzj

【朱白】孩子养起来总是不行

尹志平不是个好东西:

*假如他们有了孩子
*二改
*感谢翟老师的原生之罪,池律师很帅,很瘦。


01
朱一龙和白宇在公布以后自发减少了工作量,但相聚在一起却依然不多,女儿的出生却是在他们两个人都休假的情况下。
“哥哥你看啊,她好小,好软呀!”白宇手脚无措地抱着孩子,脸上带着鲜艳的粉红。
孩子有些不舒服,咿呀了几声,挥舞着蜷曲的小拳头打在白宇的脸上。刚出生的孩子就连讨厌都显得那样可爱,白宇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将孩子的拳头顶在自己的额头上,傻兮兮地用自己的脑袋去撞。
朱一龙喜欢看到这样子的白宇,也许是爱的久了,连那点幼稚的孩子模样都一同爱上了。
白宇像当年举婚戒似得把孩子小心翼翼地送到朱一龙面前,语气带了水似得柔情,听得人心都醉了,“哥哥,我们的女儿,多可爱啊,她连话都还不会说,太脆弱了,我想去爱她、去护她,去把她捧在手心里。带她去拉斯维加滑雪,带她去日本泡温泉,带她去爱情海玩沙子——我们一家三口要去好多地方。”
朱一龙眼睛似乎有了泪珠,抬头亲了亲白宇的额间,“还要去冰岛看极光。”


02
白宇对于这件事简直热情的不像话,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九零后受了某些电视剧的影响的特质,白宇的名字尽是些柔婉的女主角名字。
“盈盈,可梦,婉柔,霓裳——”白宇照着白纸一个个念过去,看起来乐此不疲。
“白宇,我想到个好名字,”朱一龙一脸冷静地打断了白宇的话,在对方期待的眼神下再次开口,“朱砂痣。”
白宇不干了,丢掉手中的纸开始和朱一龙理论了,虽然不是口头上的理论。
等到女儿那双滴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们瞧时,两个人才堪堪地从床上起来。
朱一龙整理好自己凌乱的头发和解了一半的衬衫,才慢悠悠地把白宇拽起来,“我想过了,女儿的名字就叫小云吧。”
白宇眨巴了两下眼睛,突然咧嘴笑了起来,“云朵又轻又软,白天护着爱着,跟我们女儿一样的。朱家的小女儿像朵云。”
朱一龙看着白宇的宝贝样子,也抿嘴笑了起来。他怎么会说,女儿的名字都来自于当年谈恋爱直播的时候他唱的那首歌呢,就算满脑子都是他,年纪大的人也总是害羞的呀。


03
小云朵开始长牙了,无论抱着什么总是手脚并用的啃起来,口水流的口水布湿漉漉的,不一会儿就要换。
白宇太宠着这个女儿了,以至于小姑娘把目标放在白宇的手上时,白宇还乐呵乐呵地让她轻点。
小姑娘可还听不懂,咬的白宇手上没有几处完好的,牙印一个叠着一个。等到朱一龙知道了,已经是小姑娘放弃咬别的东西专攻白宇手的时候了。
“你怎么能让她就这么咬!”朱一龙心疼坏了,女儿磨牙用力得很,磨牙棒都是一周就要换一盒。
白宇有点心虚地拽了拽朱一龙的衣角,略带讨好地说:“哥哥别生气呀,我洗手了。”
朱一龙更生气了,坐在沙发的另一边不理白宇,只听得见一阵摩擦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就搁他腿上了。朱一龙推了推,虽然没用什么力气,白宇却也夸张的叫起来,直呼龙哥不要他了要去找别的小男孩了。
“你明明都结婚了!”朱一龙好笑地挑眉起来。
白宇自顾自哀怨,演地有鼻子有眼,“哎,已婚男人没人权,好的时候叫人家小澜澜,结婚了连枕个膝盖都被嫌弃叫老白。”
“你走开。”朱一龙知道自己不生气了,也就任由白宇闹去了。
“哥哥你知道的,她太会撒娇了,只要她眨眨眼睛我就没办法拒绝她。”白宇玩着朱一龙的手指,“不就是咬几口嘛,又不疼,哥哥别再生气了——”
朱一龙叹了一口气,拉起白宇的手在那个最新的牙痕上面轻轻地吻了一下,“白宇,就算是女儿,我也会嫉妒的。”
“可是龙哥你对小云朵也这么好。”白宇的眼睛带笑意,直戳朱一龙的心。
小姑娘也许是随了白宇的聪慧,见着两个爸爸不吵了了才咿咿呀呀地从房间里爬出来,抱着朱一龙的腿顺着站了起来,两条小肉腿站不太稳还有点抖。朱一龙故意不去看她,可把小姑娘急坏了,冲着白宇就叫了声“papa rai”。
“宝贝你叫什么!”白宇一下子抱起小姑娘,嘴角都要咧上天了。
“papa?”
“再叫一遍!”
“papa!”
“再叫一遍!!”
“papa!!”
“再叫一遍!!!”
“……”
朱一龙扭过脸,不想去看这对傻父女。


04
“今天 白老师 真帅。”
“今点 别劳斯 尊蒜!”
“天。”
“点。”
“白老师。”
“别劳斯?”
“妹妹你好笨……”
“你好笨。”
朱一龙这下是彻底控制不住了,笑得倒在了沙发上。白宇有点挂不住面子,拉着小云朵的手就坐朱一龙身边了。
“朱老师啊,妹妹的口音是不是被你带跑偏了?”白宇有点哀怨。
朱一龙瞪大了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子,“老白你不要胡说,武汉话不是这么说的。”
“我是说别劳斯,妹妹怎么就是转不过弯,是不是龙哥你遗传的!”
“白宇你不要污人清白。”
白宇靠的太近了,朱一龙有点招架不住地躲闪,耳边是白宇吐出的热气,“污人清白?哥哥你哪儿还有清白我没污过?要不我晚上来检查检查?”
朱一龙的耳根一下子就红了,没办法,这么多年他还是没办法做到在白宇的面前,对那些情话无动于衷。
“别劳斯里别欺负papa。”小姑娘说的义正言辞,听得两个大人无可奈何。
“妹妹以后拼音一定不过关。”白宇笃定道。
“还好吧……”朱老师的良心有点虚。


05
翟博士来玩了,赶上白宇出席活动,只剩下小云朵和朱一龙在家。
“一龙啊,你家这小姑娘确实生的粉雕玉琢啊。”翟博士伸手要去抱小姑娘,小姑娘一下子就躲到了朱一龙身后,怯生生得怪可爱。
朱一龙拍了拍小姑娘的手,蹲下身子不知道悄悄说了什么,小姑娘才不是很情愿地让翟博士碰了碰头。
“这小辫子扎的挺好看的,你学的?”翟博士不介意地笑了起来,小姑娘躲得更厉害了。
“老白给她扎的,天临你别笑了,妹妹有点怕。”朱一龙给翟博士拿了个橘子,有点无奈地把小姑娘抱在怀里。
翟博士无奈地摸了摸鼻子,满是诗书的脑子也不太了解小孩子的思维回路。
“老白最近带着妹妹看老电视剧,前两天刚看到你的那部原罪,现在正怕着呢。”
“这事儿能怪白宇吗?”
“不能。”
朱一龙朝着翟博士笑了起来,愣是让翟博士品出了几分护犊子的意味。
“小姑娘大名是什么?”
“朱小云,老白起的,我也觉得好听。”
翟博士挑了个眉,还真有几分古代佞臣昏君的感觉,“你们家白宇还真是够顺着你。”
朱一龙没接话,只是让小姑娘去找叔叔玩。小姑娘喜欢翟博士笑起来的时候脸颊堆起来的肉,倒是很快玩了起来,一口一个池池叫起来。
朱一龙在一旁看着也开心,倒是有点想白宇了。恋爱的时候,他跟白宇经常被调侃连体婴儿,有时候拍戏就隔着一道街也要在微博上隔空互喊,腻歪的让围观群众受不了,其实有些时候大概真的是白宇顺着自己。
这天白宇回家,享受的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热辣。


06
小姑娘哭的惨极了,从早上起床哭到现在到幼儿园门口。白宇担忧的看着幼儿园,仿佛那里不是知识的殿堂,而是充满着危险的热带雨林,他们的女儿只要一进去就会被生吞活剥了似得,朱一龙握紧了白宇的手,禁止他心软把女儿带回家。
小姑娘哭累了才停下来,偷偷用眼睛看他们。
“妹妹,小孩子都该去幼儿园的,”朱一龙蹲下来,跟着小姑娘四目相对,“我和白老师下午就会来接你。”
“可是我想和白老师玩积木…一个人、在这里好寂寞呀!”小姑娘眼睛红红的,期盼的看着白宇。
朱一龙只好用身体挡住,“妹妹,幼儿园里面有很多小朋友,你会交到很多好朋友的,就像你和池先生一样。”
“他们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
“妹妹今天扎着白老师练了好久的小辫子,所有人都会喜欢妹妹的。”
小姑娘看了看朱一龙,又看了看白宇,拉紧了书包带,“那我进去了…”
朱一龙站起来,看着小姑娘的背影,腿有点发软。白宇把他搂在怀里,亲了亲他的耳垂,“龙哥今天好帅。”
“老白,我们在做梦吗?”朱一龙有点不安的看白宇。
他看见白宇先是一愣,然后就像无数次那样的笑起来,不顾周围所有人的目光狠狠地亲上去。
“哪有梦能这么甜,你再亲亲我,是不是热的。”
小姑娘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得,转身冲着那两个人的地方,幼嫩嫩地喊着,“你们要记得下午带我回家!爸爸你要和白老师一起来呀!”
“好呀!”
朱一龙心里酸酸得发甜,只握紧了白宇的手,抿嘴笑起来,“不是梦。”


end

评论

热度(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