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enzj

【旭潤】哦这该死的兄弟:论兄控养成【二-三 过渡】

阿九-蜜三刀:

【一个过渡篇】

1. 我家白龙仙主,长得可好看了。

她第一次和后山的兔子精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条小鱼苗苗。

那时她刚结了灵丹,刚通一点点神识,刚学得几句话可以说。

这世间好与不好,于她不甚分明。

何为好看,何为不好看,她讲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是触入眼睛的东西便觉新奇。她晓得空气与水的区别。天像是一个会变色的透明罩子,不经商量的倒扣在两仞危山和一潭深水之上。明晃晃的会发光的球一点一点拖蹭着磨过头顶。

热烈的、或清寒的。

光。是多善变的东西。

好相与时便轻灵如羽游逗在浅水之间、折曜出一道彩虹落在滢滢的卵石上,却又会冷沉下来,一点温度都不给,只作粼粼银尘浮波万顷,好看是好看,却没由来的让她喘不上气。

她花了好久才弄清楚太阳与太阴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东西,尽管都是圆的。但发着不一样的光。

她第一次看到他,还以为是天上的那轮冰玉盘化形坠到潭水里来了。

那天雷打的特别凶,连不溯潭的水都搅动不已。极寒极冷的东西从深不可测的潭底直直翻涌上来,漩涡盘转三日不绝,天地之间风啸水息仿佛一时聚齐在这。她吓得窝在浅水岸的石头缝里挨了三日三夜。

后来风水俱静,她仿佛之间觉得这万年不变的深潭里多了点什么,连水流的感觉都变得不一样。

她从来都没去过潭水的深处,那天却敢循着暗流大着胆子往下潜。

不溯潭从水面看并不很广,周围山涧石瀑林林总总凑不足方圆五里。

但潭水居然越到邃深越发幽远无际、最后竟成了隔绝天地生息的所在。

她顺着不知何处而来的银色鳞光一脉游去、直到看见那个宛若沉月的存在。

万年积冷的潭底,竟是、卧着龙。

但她那时哪知道他是月亮还是龙,只知道这人枕臂侧卧阖眸寐着的样子真是好看极了,腰线以下一条纤长龙尾盈盈盘延,像是化形到一半便累极睡去。

真是好看,她满脑子只能想到这个词。

她一口气蹿回水面上,见皎皎月华依旧,才放下心来。

沉在潭底的不是月亮。

但竟比月亮还好看。


往后的几百年里,她总是想着找个别的词形容他,但是不行,一想起那张脸她整个鱼脑子都痴傻了似的。

天地之间只剩下好看两个字。

神龙化形必定是件很累的事,她想,不然那人竟何以七百年间才清醒了两次,每次不过两三时辰。

而她,自从潭水出龙之后灵蕴骤增她修为也猛涨,这七百年,连娃都带了俩。


“阿簌,你刚才 说什么来着。”

风里轻飘飘的传来他慵懒至极了的声音。


皎如皓月的那个人正倚在石头上晒太阳,暖洋洋的光洒在他身上、他双眸迷离之间几欲睡去。

一头长发乱的像海藻、身上还是七百年前那会松松垮垮的水色衣衫,半身龙尾没在水里半隐半现。

红鲤只觉得那人长发遮掩之下的脸庞和脖颈都精致白皙的反光。

这龙简直妖孽。都拖沓成这样了,还是该死的好看。

红鲤不觉有些嫉妒,还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气。

怎么就这么拖沓呢。


阿簌这名字是他五百年前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她央他取的。

她两百岁,作为整个不溯潭唯一的水族,早就提前化成了人形。鲤鱼千年才得以脱鳞化形,她因为沾了神龙的灵息,脱胎换骨,还拔了几百年的修为。

后山的兔子精在她化形的第二年就没了。坟头草长得看不出来坟包在哪,还是她给埋的。

她一个女娃娃的样子,站在风里,想世上生离死别不过如此。


“往兮不溯。”

她听见身后声音飘渺。

回头一看竟是那像月亮一样的人,她头一次听见他说话,也头一次见他醒着,衣衫旖旎,似浴秋水。恍惚间她竟怕他受不起风吹。

“啥?”

红鲤傻乎乎的问,啥往西不速的,她不懂啊。

顺着那龙的视线望去,两仞孤山、右边光滑的岩壁上刻着曲里拐弯的四个画符,相对的左边也有两个。啊,是字。

“你认字啊、”

那人神情一怔、视线移过来看了看她,但是点点头。

他眼睛好看的像藏着月华和星碎。却比这深潭还清澈。她见一眼就欢喜。

“那你给我取个名字吧。”

“名字?”

“名字。” 她点点头,“正儿八经的那种。” 别像那兔子一样小红鱼精的乱叫。


他看着风簌簌吹动她红衣如火,不知怎么心里一错,像齿轮卡住似的。

簌簌落花,其叶将离。

“唤作阿簌可好?”


“好。”

那声音说出来的什么,自然都是好的。

往后三百年她唤他主上。


身姿出尘若此,自然是仙家风流,远非那些矫揉造作的天神可比。

世人神仙不分,可是下界妖灵分的清楚。


她家白龙仙主第二次醒来的时候,东湖水君正腻歪着跟她提亲。

她往来人间所识,东湖水君是条好鱼,可她放心不下潭底睡着的那个人。

可巧了,水君八箱下聘的那天他竟悠悠转醒,长袖一挥引潭底明珠珊瑚一时倾覆。那深潭自上古累积至今,水晶沉玉铺的满潭俱是,若翻腾起来只怕神仙法器都能找到几件。


“做嫁妆可够?”她听见他问道。


她心中一哽竟不能语。

他睡着,原来什么都知道。

“放心去吧,我一个人还清净些。”

那人清清寥寥的,似天边冷月。竟似要让她心疼到骨子里去。


“若过的不好,便回来。” 那水边皓月如是说道。

她点点头,只想把眼泪往下咽。

五百岁的时候她嫁到东湖,而今七百岁,拖了两个鱼娃娃回来。


“阿簌?到底何事?”


红鲤被这他一唤从往事七百年中转醒过来,把手边两个粉雕玉琢的娃往前一推:

“我闺女,我儿子。”

“知道你醒了,带回来给你瞧瞧。”

【阿簌就是簌离转世 润玉烧梦陀经之前用禁术转生了簌离 嗯……还有荼姚 但是副作用太大了所以旭凤回来的时候他才整个人一阵清醒一阵混乱的  水神和花神不在这个位面了超出本文所及  风神应该和青原少君有渊源吧  但是我现在不知道风神如何】

【幼年之苦无法挽回 但希望他与生母的遗憾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略微弥补】【阿簌只是簌离的残魂转世 不会有前世的记忆和仇恨了】

2.

七百年,一点变化都没有。

旭凤望着安眠于榻虚如浮光的一缕神魂,抚上他睡容时还会落泪。

雷声竟似还在耳边,一声接一声。

他多庆幸自己那天还有凤凰血泪可以祭出去。


他藏着这缕魂偷偷用心頭血养了七百年,才悟出这是他的一缕弃魂。

不会消散,也不会回转。只会默默告诉他洞庭湖和天界几千年那人受着怎样的冷和痛。

往事他桩桩件件不知不晓,于是凭着这份不知不晓往那人伤口上肆意撒盐。

今番他活该受这报应。他这才疼了七百年,那人疼了又何止七千年。

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就该去死。

可是润玉,我死了便再也见不到你。

见不到你,我如何肯甘心。

旭凤低头吻上他眉眼。

虚浮一触,恍若隔生。


润玉,我若求你回来,你可会应。

纵你不应,六界四海,我总能找到你。

哪怕你散作千丝万缕残魂碎魄、

我都找的回来。

欺我瞒我,事事算计我,还要误会我。

这也都罢了,可你最后竟把我弃了个干干净净。


爱极痛极,他竟想撕咬那人优美的唇和颈。

可他连想想都舍不得。

可是他竟傻到这种地步、怪不得护不了他。

这世间苦厄,他要是早点知道该多好。


等我,去找你。

他在那人唇上轻轻一啄。

光影如萤竟隐入他心口。


他不能再挫磨那颗心了。

那颗心不是他的,是润玉的。

他早便将它给了润玉,而今,润玉正睡在里面。




【趁过渡章说说这篇文】

第二章简直损血严重 龙娃的事业线副本真是太难打了

我知道第二章虐惨了 虽然不到字字泣血的程度 但我写的时候句句下泪是真的 估计你们读着也挺恶心的

我特别能知道那种 看到虐的东西然后恶心反胃的感觉

我自己本来特别特别不能看虐的东西 写虐的东西就相当于自我折磨

但是 龙娃过去几千年的经历 我真的没有办法不把它说清楚

对电视剧里的凤娃怨念太深了 无论是逻辑还是台词

以至于写文的时候会很生他的气 想起剧里的凤娃真的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要用那个恋爱脑垫起的可笑道德制高点指责别人

但如果这文里的凤娃是这样的话,这文直接就不用写了。

没办法让那么渣的凤娃和龙娃在一起 完全做不到。

所以这题目,真的是我写文的初衷。

凤娃就是一个兄控小奶狗的人设。(嗯当然早就变成了小狼狗

但是我没办法忽略龙娃几千年的苦,所以那些由凤娃间接带来的伤害,只能把他归结为,凤娃傻白甜被保护的太好啥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我得让他知道个清楚。

所以前有秀天君、后有邝露。

其实那些话何尝不是我自己想和凤娃说的。

明知实情无所作为还要轻描淡写说句过去了就想泯恩仇的无可救药。

但傻白甜凤娃以不知者无罪为由、虽有罪失尚可追回。

以CP视角看这是这篇文唯一的可解为HE逻辑。

为第二章情节带来的阅读不适感,致歉。

残血局勉强打通了,以后世界充满爱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文我会写到死的别想着能那么快看到结局。

这个世界会一直延续下去的。

【对了关于字体】

嗯有小可爱看不惯繁体字然后第二章是因为文体内容和文风的关系,觉得繁体字会比较搭。

以后不会有那么沉重的内容了所以换了轻快的简体哈哈哈哈【夸我】

【点一个伏笔】关于簌离超度转世 在第二章应该是第七节的样子     润玉烧了他生母的画像    因为那是作为祭拜的遗像   既然已经超度转世    就不需要存在了 酱

评论

热度(224)